第一章 传说中的劫匪 2016-09-01 16:12 更新 | 2,160 字

一百二十六年前,凌云大陆以东南西北四个方向被临天、耀云、西乾、古月四国瓜分,期间无数小国沦为此四国的附属国,各小国表面俯首称臣,实则安养生息等待推翻四国的时机。

发展了百年之久,四国中以临天国兵力最强,耀云国最为富庶,古月国处处神秘,唯有西乾国较之以往日渐衰退。西乾国历代帝王早已不复建朝之初心怀民生,愈加的心胸狭隘,安逸了百多年之后,开始了狡兔死走狗烹,势要将皇朝六大王侯消弭殆尽。

西乾国临界小国西亭,安养生息百多年,在西乾国的不断压制下更加迅猛的发展,终于在经历了一百多年的洗礼后,开启了第一场大的战役——沙城之战。

沙城之战初始,西乾国与西亭交界城池皆受到了殃及,死伤无数。

战场边缘更有奇事发生,传闻一女子居然死而复生,两国皇帝得知此事后暗自彻查,却再也找不到有关此女的任何消息,最后只得作罢。

……

四年后,沙城边缘。

荒芜一人的山路,偶尔有几只笨鸟或者乌鸦飞过。

山路旁泛黄的草丛里的一块巨石上盘膝坐着一个人,只是她的模样看起来有些怪异,身着一套打着几处补丁的黑布衣,一头乌发以同色布带拢起,莹白的脸颊上有着两撇滑稽的小胡子,宛若星辰般璀璨的瞳眸此刻看上去竟有些暗淡。

风晚晚唉声叹气的仰头望天,心中一片凄凉,这都几天了?啊?别说人了,就是鬼也没有见到一只啊!这个小六子竟敢坑她的银子?!看她回头怎么收拾他!

摸了摸干瘪的肚子,风晚晚再次叹气,脚尖踢了踢倚在巨石旁看上去只有三四岁模样孩童的屁股,“早早,再去看看有没有人。”话音未落,又咬着牙补充道:“兽也行!”

风早早原本靠着巨石都快睡着了,这会儿听到风晚晚的声音,她半眯着的眼蓦地瞪大,晃了晃迷糊的小脑袋让自己清醒一些,手上拎着根小木棍边走边打着草,一步一步朝着窄小的山道走去。

笃笃笃笃——

马蹄踏地声引起了风早早的注意,大而灵动的眼眸眨了眨再又用小手揉了揉,随即定睛一瞧,呀!真的有人!“有人有人,有人来了!”风早早蓦地惊呼,脑袋向前探着,一只小手朝后不停的挥腾着。

风晚晚将信将疑的瞄了风早早一眼,跳下巨石,抄起一旁搁着的柴刀扛在肩上,弓着腰走了过去,顺着风早早的方向看去,这一看眼睛顿时亮了起来,“早早!真的有人呐!”手不停的拍打风早早的背。

“风晚晚你轻点啊!你这是想要拍死我吗?到时候你就连个帮手都没有了!”风早早不满的叱声,小手伸到后面揉了揉自己被摧残的背脊。

风晚晚闻言收回手,干干的笑了几声,“抱歉啊,我太激动了。”心里补充了句:至少银子没白花!

风早早白了她一眼,二人不再说话,风晚晚用手抿了抿鼻下的八字胡,眯着眼观察越来越近的车队,没错,就是车队。不过看样子并不像是商队啊?莫非小六子的消息有误?不管了不管了,劫了再说!“早早,咱们这次可能要发财了!”

风早早倒没有风晚晚那么乐观,两条小眉毛搅在一块担忧的望着缓缓靠近的车队,“风晚晚你高兴的太早了吧?你没有发现不仅车多,人也多吗?”小手指着车队的方向。

风晚晚一怔,她光顾着看车把人给忽略了,探出头去瞄了几眼,缩回身子秀眉拧起,“是啊,人这么多,解决起来很麻烦。”席地而坐,风晚晚道:“早早,你盯紧点,让我好好想想对策。”

“哦,好。”

十几辆马车沿着山路续续而行,前面的一众马车被棉被盖着,看不到里面装着什么,不过风晚晚二人猜想,应该是些不值钱的,反倒是尾部那两辆马车,一辆上面摆满了偌大的红木箱,看样子很沉重,应该是些值钱的玩意,最后一辆是豪华马车,端看精致程度就知道,这应该是车队主人的车驾,拥有这么多的车队,车队主人一定是很富有的了,所以他的马车里一定会藏些值钱的东西!

等了半晌,风早早有些急了,身后的小手挥了挥,压低声音道:“风晚晚,你想到了对策没有?”

“别吵,正想着呢。”看着瘦弱的小手在自己眼前晃动,风晚晚没好气的拍了一巴掌。

风早早缩回身子,皱着小脸看向风晚晚,“车队马上就过来了,你怎么还没想到啊?”

风晚晚大大的翻了个白眼,“不然换你来想?”嘿,她就不信了,一个四岁的小屁孩子还能比的过她二十几岁的智商?

果然,风早早咬唇不再说话,小身子一转继续观察车队去了。

风晚晚满意勾唇,还不待继续想对策,就听到对面草丛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风晚晚笑容一僵,蓦地凑到风早早身边,“喂,早早,什么情况?”这山路穷的连鬼都不愿意路过,莫非还有什么猛兽出没?

“嘘……”风早早将手指贴到风晚晚的唇边,风晚晚立即伸出两根手指打了个叉,示意自己噤声。

风早早松开手,两人头挨着头,皱着眉眼打量起对面的草丛。

“老,老大,这回,让,让……让我来打头阵吧!”一个瘦不拉机其貌不扬的小子凑到虎背熊腰的黑皮男子面前,自告奋勇的说。

熊样男子蹙眉瞄了眼身边的瘦子,“好吧,就你去,别让本大王失望。”手重重的拍了下瘦子的肩膀。

被老大的熊掌一拍,瘦子顿时底气不足的咳了几声,不过还是握拳敲了敲自己的胸口,表示自己可以胜任,“咳咳……老,老大放心!”

熊样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侧过头瞄了眼车队的方向,“去吧!”

瘦子郑重点头,手臂拱起,一手拎着大刀一手紧紧握拳,大步走到山路中央站定。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