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放纵的女孩 2016-09-24 14:30 更新 | 2,426 字

钱小波是北京人,因为喜欢西藏,所以大学毕业后,选择到西藏这边工作生活,这里的天空很蓝,很干净,而

且这里的风景也很美,这里的生活节奏不想北京那样,快节奏,让人有种喘不过气得感觉,反正钱小波觉得这

里的一切都很美好。

一天下午,钱小波下班回家,路过一家刺绣店时,碰到了一个女孩,一个长得很艳丽但是看起来很干净的女孩,女孩提着袋子绣品店里走出来,飘逸的长发,蓝色的裙子,不施粉黛的脸蛋,那种恬静的样子,一下子就冲进了钱小波的心中,钱小波觉得自己爱上了这个女孩。

钱小波做人一向是活在当下的,于是钱小波大胆的上前去搭讪,不过女孩却没有搭理他,不过,钱小波没有泄气,等女孩走远后,钱小波进店,向店主打听女孩的消息,爱情这种当下,人们总是愿意去祝福的,于是钱小波很顺利的就打听到了女孩的消息。

女孩叫吴曼曼,今年二十一岁,平时以绣花为主业,每个月都会拿作品到这个店里寄卖。知道了女孩的信息后,钱小波就下定了决心,自己就守株待兔,等着女孩的再次出现。黄天不负有心人,十天后,女孩再次出现了,于是钱小波再次激动的上前搭讪,当然女孩依然没有给他好脸色,没关系,钱小波越挫越勇,继续守株待兔,就这样钱小波每天下班,多了项工作,在绣品店前等待女孩的出现,风雨无阻!

最近一年于曼曼很烦,她被个男人给缠上了,每次自己去绣品店的时候,总会被个男人纠缠,烦都烦死了,别说自己不想跟那个男人有点什么,就算是自己想,可是这个破身体也不让啊,要知道这个身体上可是有着必死的脏病啊!

后来于曼曼被烦的没有办法了,当再次去绣品店送绣品的时候,男人依然在那里等待,别说这个男人还真是不错,就凭这一点,也值得一个好女孩去爱,可惜啊,自己不行!

“你叫钱小波?”于曼曼走到男人面前问道,其实不用问,好事的店主早已经将钱小波的事情跟自己说了。

钱小波很激动,连连点头道:“对,我叫钱小波,那个,我,我……呃…”天知道,这一刻钱小波有多想抽自己一耳光,女神今天好不容易跟自己说话了,自己却在关键时刻掉链子了。

于曼曼笑笑道:“你是想追求我吗?”

钱小波连瞬间就红了,然后猛点头道:“那个,是!我,我,我喜欢你,我见你第一面就喜欢你,那个,我可以追求你吗?”

于曼曼挑挑眉道:“如果我说不可以,你会停止吗?”

钱小波愣了一下:“呃,那个,我,我没有恶意的,我是真的喜欢你,请给我一次机会好吗?”

于曼曼指了指前面的一个咖啡馆道:“我们去前面咖啡馆聊,好吗?”

钱小波连忙道:“好好,那……”“走吧!”看出来男人的囧态,于曼曼在前面带路先走了!

这时候因为还是早晨的时候,所以咖啡馆没有什么人,于曼曼选了一个靠边的卡座坐下,钱小波也在对面坐了下来,服务员走过来,于曼曼点了杯咖啡,男人点了杯黑咖啡。

于曼曼清了下喉咙先开口道:“我不会喜欢你的,所以,请你不要在这么做了,不要问我为什么,我有我的原因,你能坚持这一年,我相信你是一个可靠的男人,但是我们之间没有缘分,对不起!”

男人有一瞬间的伤心,不过还是忍不住问道:“为什么,是我哪里做的不好吗?你都不理解我,怎么又知道我们不合适呢?”

于曼曼深吸了口气道:“我有绝症,活不了多久,我没有未来!我不想连累你!”

钱小波愣住了,他没想到得到的会是这个结果,好一会钱小波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道:“什么病,治不好吗?没关系,我陪你一起治疗!”

“爱死病!”看到男人的坚持,于曼曼不再隐瞒,说了出来。

这次钱小波是真的惊住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于曼曼得的会是这个病,他刚才想过,可能是什么白血病啊什么的,就是没有朝这种脏病上面想。

“好了,还有事吗?没有的话,我走了,谢谢你这一年来的坚持,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拜拜!”看到钱小波这样,于曼曼礼貌的站起来走了,她知道这种病,没有谁会有勇气接受的!就在于曼曼站起身经过钱小波身边的时候,被钱小波拉住了手臂。

“我能问问,你是怎么得的这种病吗?”

“我喜欢那种身体的欢愉,在各个男人中间游弋,一不小心就染上了!”于曼曼低声的说了一句,然后挣掉被钱小波抓住的手臂,走了!

果然,从那天后,钱小波就没有在出现了,于曼曼不屑的自嘲的笑笑自语道:“果然,没有一个男人是不会介意的,唉,算了,上辈子没有男人,我不是一样活的好好的,现在我的武功已经快要小成了,寿命可以增加几年了,而且以后,我武功越来越高的话,活的时间就会越长,这种病,对我已经没有威胁了!”

发生了钱小波饿事件后,于曼曼决定换一个地方生活,反正自己现在是一个人,没有什么负担,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很是自由。

听说云南大理很美,于曼曼决定去云南大理,她现在的刺绣手艺还不错,修出来的作品越来越好,而且大理是个多样化的城市,相信那里也会有绣品店的!说走就走,也不需要辞职什么的,最后一次去到绣品寄卖的店里拿了最后一件作品卖的前后,于曼曼提着行李走了。

一个月后,当钱小波再次来到绣品店里的时候,从店主的口中得知了于曼曼已经离开一个月的消息后,很是失落了一段时间,这一个月里,钱小波想了很多,于曼曼在他心中的女神形象是有一点崩塌,不过,对于第一次见到于曼曼的那种心动,还是说服了钱小波去争取,有那种病不算什么,以前的种种也没有关系,自己爱上的是现在的她,钱小波相信的自己的眼光,于曼曼不是像她口中说的那样,她不是那样的女孩,所以,钱小波选择了再次的来到这里,他要告诉于曼曼,自己不介意,哪怕一辈子只能相敬如宾也没有关系,他们可以做心灵伴侣,身体上的欢愉可以另外想玩法解决,也可以完全的摒弃掉,那些寺庙里的和尚一生吃斋念佛,不是一样的好好的过完了一生,既然他们可以,那么自己也可以的。钱小波做好了一切的心里建设,唯独没有想到于曼曼会离开,他连最后的机会都没有了,难道他们就要这样生生的想错过一生吗?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