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男女通吃男 2016-09-25 21:11 更新 | 3,390 字

再次醒来于曼曼发现自己躺在满是水的浴池里,浑身虚弱的没有一点力气,手腕处还传来丝丝的疼痛,于曼曼动了动眼珠,发现浴池里满是鲜红的血水,手腕处一道很长的伤口,不用想,于曼曼就知道,这具身体是割腕自杀的了,不过现在倒霉的是自己了,虽然现在是自己接收这具身体呢!

眼珠接着转了转,看到洗手台上放着一部手机,目前来看要想自救,只有打120救护车了,不过自己不知道地址,看来自己要敢接接收下这具身体的记忆了,再次闭上眼睛,于曼曼穿越了两次,已经可以很习惯的接收大量的记忆涌来了。随着一股钝痛传来,于曼曼忍着晕过去的危险,开始翻看这具身体的记忆。

这具身体叫卜汐,女的,是个孤儿,十六岁后,卜汐出了孤儿院,初中毕业的学历注定了卜汐不能找到什么样的好工作,最后卜汐在一家夜总会里找了一份做服务员的工作,晚上六点上班,一点到两点不等下班,主要是根据客人什么时候走完。

客人走完后,她们负责把包厢清理后就可以下班了,她们的工作,主要是在客人开了包厢后,引领客人到包厢,打开包厢的空调,电视,点歌台等,如果客人要点什么喝的吃的什么,再给送去,等客人离开后,她们在负责给包厢清理干净就好了。工作还好,不是很累,工资一个月两千六,当然如果一些大方的客人愿意给小费,那么就是另外的,店里不会要你的!

卜汐附身的这具身体长的还是不错的,身材也很好,期间也遇到过一切想要调戏她的客人,不过,因为卜汐是店里的服务员,并不是做三陪的,所以,领班会去跟客人说明,一般的客人在知道后,就会放过卜汐的,毕竟,店里还是有很多的女人的,长得漂亮的也不少,虽然都不是什么清白的货色,但是胜在容易上手,卜汐虽然是干净的女人,但是事后却会很麻烦!

所以卜汐也一直在这里上班,这一干就是四年,期间工资也涨了几次,现在工资是三千二百块,在京城这里一个人也算是够用了!

这一年卜汐认识了一个来店里新应聘做服务生的男孩,因为是一起工作的原因,又加上卜汐长得不错,男孩先追了卜汐,男孩长得也不错,算的上的清秀帅气了。因此卜汐也很快的动心了,两人顺利的走到了一起,并且很快的同居了,感情很好。

不知道是不是在这种地方上班的男人受到诱惑的机会比外面要多的原因,男孩出轨了,卜汐是在同上班的小姐妹的提醒下,在另一家夜总会的包间里,逮到他们,当时两人在包间里滚做一起,衣衫不整,因此两人就此分手,有句话说的好,在感情的世界里,哪个先爱上,哪个就先输了,卜汐虽然是被追求的那个,但是卜汐在两人的感情里是动了真情的,甚至连两个人以后结婚生孩子的事情都想好了,而男孩只不过是看卜汐漂亮,只是奔着谈恋爱去的,现在跟卜汐谈腻歪了,自然是换人谈了!卜汐一时接受不了这样的打击,想不开割腕自杀了,然后于曼曼就来了。

看完了这具身体的记忆,于曼曼就赶紧的起来,准备去打电话叫救护车,不过想的很好,可是这具身体因为大量的失血的原因,现在是全身几乎是没有力气了,想起走到洗手台那里,谈何容易啊。不过好在于曼曼有着很大的毅力,经过几次死亡后,于曼曼的精神力现在是大的惊人,于是凭借着一股不服输的尽头,于曼曼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爬出了浴缸,一点点的爬到了洗手台下边,然后右手一把抓住洗手台边沿,左手按在离洗手台不远的马桶盖上,一点点的够到了手机边,然后一把抓住手机,于曼曼是彻底的瘫软下去。

躺在地上粗喘了一会,再用力翻了个身,趴在地上,这样不用举手看手机,要省力很多,手机是个平板的,颤颤巍巍的按了手机电源,根据身体的记忆,解了密码锁,点下拨号,按下120,然后等着电话接通,没一会,电话通了,于曼曼用了最后的力气说道:“救我,我在昌平路,世纪花园,2栋202室!”(瞎编的,如果北京真的有这个地方,我只能说是纯属巧合)然后就彻底的晕过去了。

再次醒来,于曼曼发现自己躺在了一个白色的房间里,鼻子里到处是消毒水的味道,于曼曼知道自己得救了,心里松了口气的同时,于曼曼在考虑接下来自己要怎么办了,那个夜总会的工作,于曼曼不准备去做了,自己有刺绣的手艺,没有必要再去敢那种虽然正经,但是说起来名声到底有些不太好听的工作。自己不是卜汐,有手艺,到哪里都饿不死,还有就是那个房子她也不打算住了,那里到处都是卜汐和那个渣男的回忆和渣男的东西,再有,那里也太偏僻了,都六环外面的外面了,都属于郊区了,交通什么的太不方便了,虽然房租很便宜,但是于曼曼不是卜汐,可不会这样的委屈自己。

还有就是,找找京城有没有什么刺绣店,看好目标后,以后的口粮解决了,在打算以后的事情,不过于曼曼对于这一点没有担心过,京城这么大,不可能连一个刺绣点都没有吧?于曼曼又想了想,这具身体的工资虽然在京城这里不是很高,但是还是有着一些小小的存款的,大概两万左右,这样也就够了,只要能先解决完眼下的事情,只要给自己十几天的时间,就能绣出成品,只要绣品卖出去,那么以后的生活就好解决了!

住了几天的院后,可能是因为年轻的原因吧,手上的伤口已经可以拆线了,也已经可以办理出院手续了,既然可以出院,于曼曼才不要在医院里住着,天知道,这有多贵,唉~穷苦的老百姓,病不起啊!

回到家后,因为好些天不在家的原因,这个一室一厨一卫的小房子里,因为是靠近公路的原因,已经是落了薄薄的一层灰尘了,虽然是刚出院,可是让于曼曼在这样脏的环境下生活,她肯定是不愿意的,没办法,于曼曼只能自己卷起袖筒干了,因为身体还是很虚弱的原因,于曼曼只能是无奈的先用鸡毛掸子大概的清理一遍,然后在用湿毛巾,擦一遍。因为身体还很虚弱,所以于曼曼干的慢,等将家里大至清理一遍后,半天的时间已经过去,这一会已经是中午了,于曼曼看了看冰箱,里面空空的,不过就算有东西也因该不能吃了吧。

拿出手机拨打了自己刚刚上来时,随便瞄了一眼的一个饭店的外卖电话,叫了两个菜回锅肉和炒青菜,一份米饭,店里服务很好,大概十五分钟这样就送来了,给了钱,送走了外卖的人关门,提着菜走到即是卧室里的饭桌上,快速的吃了起来。卜汐租的这件房子没有客厅,因此只能在卧室里放了张饭桌,不过还好,卧室的地方还是蛮大的,到也不算是多拥挤。

吃了饭于曼曼休息了会,然后就是开始清洗床单被褥什么的,又是一番的折腾,直到右手的伤口处,传来隐隐的痛楚,于曼曼才不敢再干下去了,毕竟伤口还没有长好,不能这么累着自己了,万一不小心,伤口崩开了,那哭都找不到地哭啊!

现在是春末夏初,又是大晴天,所以洗的床单被套什么的,一下午的时间也干了,将收好的床单被套放到床上,于曼曼发愁了,这铺床容易办到,但是将被罩套进被子里,就难了,右手明显是不能再动了,不然将有再次住院的危机啊!这个身体道是也有朋友,但是那都是在夜总会上班的朋友,天知道,她们现在是不是在一边偷偷的笑自己呢?

于曼曼在醒来的第二天,打电话到店里去请假的时候,被那些这个身体的小姐妹知道了,她们来看自己的时候,那话里话外可是全都是幸灾乐祸呢。要知道这个身体的那个渣男男友,可是很会哄女孩子的欢心的,天知道他背着这具身体招惹了多少的狂蜂浪蝶啊,现在让这些人这样的嘲笑卜汐!

所以要指望她们,看来是不可能了,万事只能靠自己了,最后,于曼曼硬是一只手用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将被子弄好了,还好现在天气慢慢的热了起来,被子不是很厚很薄,不然相信于曼曼就是两个小时,也不一定能弄好。

于曼曼摸摸肚子,又饿了,再次打电话到中午的那个店里,叫了个红烧鸡块,西红柿汤,一份米饭。这次时间要慢一点,大概半个小时这样才送来。给了钱,将饭提到屋里桌子上,虽然肚子很饿了,于曼曼还是慢悠悠的吃完了饭,可能是身体还是很虚弱的原因吧,虽然才七点钟这样,于曼曼已经困了,想着这个身体刚刚出院,还很虚弱,也不打算现在就把练了两辈子的武功捡起来,反正现在是法制社会,这个身体也不想上一个一样,得了那样的要命的脏病,完全可以慢慢的来!于是关灯睡觉,一夜无梦到天亮!

早晨,于曼曼不打算在吃买的饭了,于曼曼打算去菜市场买点,根据脑海里的记忆,这里离菜市场不远,虽然现在不方便,但是小心点,做简单点,一个人的饭还是能够做的!想到这些,于曼曼先是拿了银行卡,先前生病住院时店里的领班替她交的住院费,下午于曼曼打算去辞职的时候,将钱还给领班的大姐,然后就可以开始新生活了!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