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军中女丈夫 三 2016-11-08 15:46 更新 | 4,718 字

第十五章军中女丈夫三

大婚的日期已经定下了三个月后举行大婚,这三个月于曼曼要准备大婚要用的一切东西,离开皇宫后,于曼曼回到了将军府,虽然府邸早已赐下了,因为一直在外面打仗的原因,于曼曼一次也没有回来过,一路骑马走过几条街道,远远就看到一座豪华的府邸前站着一排的人,打头的是一个年级在三十五岁年级左右的男人,后面跟着有二十个仆人,众人身后的府门上写着‘大将军府’四个大字,想来这就是自己的家了。

于曼曼骑马慢慢的走到府前,打头的男人带着一群奴仆上前来跟于曼曼见了礼,男人首先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原来他是这个府里的管家,叫卜文罗,又见了后面的奴仆,本来管家是打算将身后二十几个仆人派来伺候自己的,不过,于曼曼身上有着大秘密,就拒绝了,只是要了两个小厮供自己使唤,别的就去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吧,然后又跟管家交代一声,在郊区买下一栋大的别院,好安排一直跟着自己的一千个士兵。想了想自己这将军府好像没有什么人守卫,于是就安排了这一千人,每一百人轮换着给将军府守卫,来保护将军府的安全!

剩下的一些琐事就不用于曼曼烦了,自由管家去管理,至于大婚要准备的东西至有管家去办,于曼曼要干的事情是怎么过了公主那一关,这结婚可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要知道婚后可是要洞房的,如果自己不想个办法,到时候肯定是要穿帮的,现在木已成舟,想反悔已经是来不及了。想到这里于曼曼不禁抚额长叹,当初在现代的时候,如果空间可以用就好了,那样自己可以去买个假的棒棒,不过想到这些,于曼曼又觉得庆幸,也还好是在古代,古代人都比较保守,就连夫妻间的床事也很隐蔽的,拉上窗幔,吹了灯,黑灯瞎火的,伸手不见五指的,自己就算在这里面做些什么事情,都不用怕被发现。

这光叹气也没用啊,于是于曼曼开始行动起来,这种事情还不能光明正大的干,还要偷偷摸摸的弄,本来,于曼曼打算肖根木头来代替,弄好后,于曼曼自己亲自试了一下,不行,太硬了,很容易就能分辨出是假的,烧了,后来又用面粉弄个假的,再试了试,还是不行,很容易断掉,这要是做着做着断掉了,那不要吓死人啊,摧毁了,再想办法!铁的更不行了,比木头还硬呢,虽然书上常有形容那玩意坚硬如铁的,但那也只是形容而已,毕竟是肉体凡胎啊!

这年头连个塑料都没有,更遑论橡胶了,不过说到橡胶,于曼曼想到了一种树,橡胶树,那种树在边境打仗的时候,到处都是,不过那时候于曼曼没有想到自己会面临这种处境,没有弄点带回来,这里离边境来回要半年这样,再快也要三个多月这样,来不及了。

这件事不知道愁的于曼曼抓掉多少头发,后来有一天于曼曼心烦的在院子里逛的时候,看到那些在绣着大婚要用的东西的布料的绣线时,于曼曼豁然开朗,自己也会绣花,而且手艺还不错,如果自己用布秀一个黄瓜(那啥,这黄瓜非彼黄瓜,大家明白就好!),再在外面套上一层,不对,是几层动物的小仓(代替那个字的,哈哈~~大家明白就好!)子,不知道效果怎么样?

想到就做,再当天深夜的时候,于曼曼偷偷摸摸的光顾了那些绣娘工作的房间偷了些布料和针线,偷偷的做了几个黄瓜,然后又偷偷的出府,到郊区买了几头山羊,弄个好多羊仓子,做成了小雨衣,还好自己有内力,烘干的工作就不用傻傻的等着太阳晒干了,不然那样早晚都有暴露的一天!

在做的几个黄瓜上套了几层羊仓子做的小雨衣,于曼曼再次的亲自试了试,发现真的不错,跟真的黄瓜很像,然后又将假的黄瓜给缝在自己做的现代样式的三角裤上,在屋里转了转,感觉真的跟男人很像穿上衣服,也感觉不到,但是伸手摸得话,绝对能够感觉的到,这下子于曼曼总算是放下了一直提着的心了。

将做好的黄瓜三角裤给收到了空间里,这种东西放在外面太危险了,还是放空间安全,事后于曼曼又连续做了几十个,以后好换着用,不可能一辈子只用一个黄瓜啊,万一坏了怎么办,还是多准备一点以防万一了!于曼曼做的假黄瓜要比真的大一些粗一些,自己不能给公主真正的男人的快乐,所以只能在方面补偿了!

很快大婚的日子就到了,本来皇帝是打算另赐个公主府给公主住的,不过想到于曼曼的身份够高,而且公主本身就有一个公主府了,于曼曼的大将军府也很大,完全够的上公主的身份了,还有就是楚国连年征战的,国库空虚,所以也就不再另赐府邸了!

大婚当天,一切都很忙,于曼曼也很忙,忙着应酬朝廷的各位大臣的恭贺,忙着敬酒,反正很忙就是了。当于曼曼骑着大红马,穿着驸马的衣服,朝着皇宫走去,路边站满了来观礼的百姓,于曼曼微笑着朝着百姓挥手致意,来到皇宫,在宫里举行了跪拜仪式,然后亲自抱着公主上了花轿,自己再次骑着大红马,出了宫,朝着大将军府走去,一路依然是被路边围的水泄不通的百姓,热情的祝福着。于曼曼作为大楚国的战神,又加上于曼曼女扮男装,又显得很是帅气书生气质很足,所以在楚国很是受那些小姑娘爱慕,这次于曼曼娶了公主不知道伤了多少姑娘的玻璃心!而那些年级大些的男男女女老少们,则是很自豪他们的战神终于娶亲了,要知道于曼曼这个身体今年已经二十七岁了,在古代真的是大龄男青年了。

回到将军府,又再次的拜了天地,两人先是朝着天地拜了三拜,又朝着被于曼曼改了名换了性的这个身体的爹娘拜了三拜,然后才是夫妻对拜,至此两人算是真正的成为了夫妻了,可是谁又知道这对夫妻,是两个女人组成的呢!

进了洞房,掀了公主的盖头,于曼曼才算是真正的看见了公主的长相了,长公主很漂亮,是那种贤妻良母型的美丽温柔,特别是公主害羞的笑起来的时候,更好看,虽然于曼曼活了几百岁了,各种没人也看过不少,但是于曼曼还是被公主的笑给电了一下,嘿嘿的傻笑了两声,才不好意思对公主道:“咳咳,那个,公主你先洗漱一下,我…咳咳,为夫要去外面应酬一下,很快就回来!”然后颇有点落荒而逃的感觉,出了新房!

到了外面于曼曼被灌了不少酒,要不是有着高深的内力,将酒精化解了大半,说不定,于曼曼真要被灌醉了,大部分灌于曼曼酒的是那些曾经一起打过仗的,现在童朝为官的将军们,也就只有他们感官于曼曼酒,要知道于曼曼地狱杀神的名头可不是叫假的!每每在战场,于曼曼那满身的杀气和身后一排排的人头,都看的他们鸡皮疙瘩直冒啊,那场景真的是太惊悚了!

好不容易才送走了那些捣乱的大小将军们,于曼曼带着满身的酒气,晕乎乎的在下人们的搀扶下回到了新房里,公主看到醉醺醺的于曼曼,也起身扶着于曼曼来到了床边,给于曼曼脱掉了外衣,打发走了下人们,公主用放在一边的盆架子上的毛巾和水盆里的水,给于曼曼大致的茶洗了一番,还好的是于曼曼这一世的身材是真真正正的飞机场,胸前没有一点点的肉,比男人还要平,公主在给于曼曼擦洗的时候也没有看出什么来。

被凉水一激,于曼曼酒也醒了一半,看着公主在为自己擦洗,于曼曼轻轻笑了笑,转动内力,将身体里剩下的一半酒给逼出体内,于曼曼起身结果公主手里的毛巾,轻声的说道:“有劳公主了,我自己来,你先休息,我很快就来,然后于曼曼也不避讳着公主,就那样背对着公主,脱下了外衣,露出的精瘦的上身,本上有着一道道的疤痕,公主捂住了嘴,惊呼一声,于曼曼就是故意给公主看的,这样公主就更坚信自己的男人的身份,再不会有什么怀疑了!

谁让自己身材像男人,可是容貌却有些女气呢。听到公主的惊呼声,于曼曼赶紧穿上了衣服,转身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呃~~那个,公主,不好意思,吓到公主,嗯,我去屏风后面擦洗一下吧?”说着就端着水要去屏风后面去,不过公主拦住了于曼曼的路,声音温温柔柔的道:“驸马,我不怕,我刚才只是被这些伤疤给惊了一下,现在好了,我们是夫妻,以后就是一体,驸马背上的这些伤痕都是为我楚国才受的,驸马,我只要你以后再战场上,能够多想想我,为了我也要平平安安的,可以吗?”

于曼曼放下水盆,拉住公主的手道:“好,以后,为了你,我会尽量让自己少受伤!”

公主含羞的脸红了,轻轻的将头靠到于曼曼的胸前,柔柔的道:“驸马,能嫁给你,我很幸福!外面都传说你是地狱杀神,都怕你,可是,当父皇说,要召你为驸马的时候,我真的开心,他们都怕你,但是,我不怕,三年前,我淘气,跑到边境去玩,被敌军抓住,本以为大限已到,是你,如天神一样救了我,虽然当时我隐瞒了身份,但是,那时候我发誓,这一生一定要嫁给你,是我主动和父皇提出要嫁给你的!”

于曼曼皱眉想了想,最后也没有想出来自己曾经救过那个姑娘,摇摇头不解的问:“我怎么不记得,我救过你,这些年打仗以后,我从来没有救过一个女人,公主,你,我真的想不起来!”

公主笑了笑,不好意思的道:“那个,我当时,是女扮男装的,驸马想不起来很正常啊!”听到这里,于曼曼真的要爆粗口了,真他娘的见鬼了,又是女扮男装?!

于曼曼咳了咳掩盖了自己的尴尬道:“那啥,我虽然不会什么甜言蜜语,但是我能跟你保证,这一生我们一生一世一双人!”

公主有些动情,脸上红红的,眼里似有泪花,梗咽的道:“好,我们一生一世一双人!”说完紧紧的抱着于曼曼,紧紧的,似乎怕一松手于曼曼就不见了似得!

于曼曼抱着公主,轻声道:“那个,时间不早了,春宵一刻值千金,我们安寝吧!”

公主闭着眼睛,红着脸嗯了一声,于曼曼抱着公主倒在了床上慢慢的脱掉公主的衣服,说实话,这一刻于曼曼有些颤抖,不是激动的,而是有些怕,天知道自己做的那个假黄瓜会不会穿帮,现在也只能是硬着头皮上了!拉上窗幔,将被子盖在两人的身上,于曼曼先是轻轻的亲了公主的脸蛋,然后慢慢的加深这个吻,一切都是那样的顺利,直到最后一刻,全程公主都是闭着眼睛的,只是在开始的时候,忍不住抱紧于曼曼,因为疼痛,叫出了声来,本以为自己可以安然处之,可是于曼曼有些高估自己了,在经过了那么不堪的军妓事情后,再次面对男女之事,于曼曼本能的想逃,可是不行,她还要复仇,几百年来她一直洁身自好,没想到这一次会经历那么惨的事情,上一世,她甚至拿出家来威胁那个身体的父母,就是不想嫁人不想毁了在自己心中的那一片净土,本以为自己可以一直这样直到灵魂毁灭,没想到这一次穿越,自己会面临那样凄惨的处境,叫天不应,叫地不灵,每天只能苦苦忍耐,所以在后来的战场上,于曼曼才会每次都那么勇猛,她恨,她恨于国的每一个人,特别是那些士兵,她发誓,要杀尽于国最后一个兵卒,她要把于国从这个世界给抹除,就算是杀在多人,造在多的孽债也不在乎,只要能以解心中的那口怨气!

可能就连于曼曼自己都没有意思到,一直以来,几次穿越,于曼曼都太顺利了,就算是那次穿越成了小姐,可是那些淫乱的生活也是原主,以前的已经经历过的,于曼曼接手的时候,原主以前的一切都已经随风而去了,所以于曼曼那一世活得算是恣意的,而后来的几次穿越,于曼曼也没有经历过什么苦难,而这一次穿越,一上来就陷入了那么难堪的处境,逃不了,跑不掉,每天只能忍受,白天要干很多苦累的活,晚上要被几十个男人轮流的欺辱。

这已经超过了于曼曼所能承受的极限了,还好后来于曼曼逃掉了,不然,于曼曼早晚不是自杀就是精神崩溃疯掉,可是就算是逃出来了,那十年的隐居闭关修炼时,于曼曼也是每晚都从噩梦中惊醒的,每每梦里都是那些不堪的画面,这就像是一个梦魔般,紧紧的缠上了于曼曼的灵魂,怎么也甩不掉。

后来参军,上阵杀敌,每次于曼曼都是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杀敌,完全不给自己留后路的砍杀些曾经碰过自己的士兵,就算其中一大部分是没有碰过她的,但是他们也碰过别的凄惨的女子啊,那就一个不留的全部杀死!三年的厮杀,让于曼曼心里算是放下了一点怨恨,但是还不行,还不够,于国的人还没有死绝,不行,必须要全部死绝了才行,一定要死绝!!!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