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包青天 一 2016-10-03 14:19 更新 | 3,505 字

再次醒来,于曼曼发现自己处在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自己是飘着的,好像没有身体,因为于曼曼发现自己可以低头,轻易的穿过身体看到后面的情景,真的是太诡异了!而且更诡异的,这个身体居然没有记忆,这就叫于曼曼迷糊了,这是个什么情况,自己是在哪里,什么朝代,古代还是现代,天呐,谁来告诉她啊!

正在想着的时候,突然刮来一股小风,于曼曼居然也跟着飘走了,真的是够了,就这样飘啊飘的,有风的时候跟着一起刮走,没风的时候就停在那里,没日没夜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反正于曼曼已经习惯了,也大概知道了自己现在是个什么状态,自己应该是个鬼魂吧,可是奇怪的是,这个鬼魂的面貌不像自己,那就还是附体了,可是最奇怪的是自己附体的居然也是个鬼魂,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啊!

这一天,于曼曼照常被小风吹着到处飘荡,看着四周的风景,突然被一股吸引力给吸走了,然后于曼曼就发现自己被吸到了一块玉佩中,然后就一路玉佩的主人走了。

一路被颠簸着,好久以后,好像是到了什么地方,玉佩的主人进了屋里,然后隐隐传来说话的声音,听不太清楚,不过好像有什么包大人,公孙先生的,因为听的断断续续的,于曼曼还是没有弄清楚自己到底来到什么地方了!

自从被这个玉佩吸住以后,于曼曼发现自己似乎可以修炼武功了,不过修炼出来的内功好像有些不一样了,以前的内力是透明的没有颜色的,可以跟血液融合,现在修炼出的内力却是黑色的,因为没有血液的原因,内力就游走在魂体里面,慢慢的于曼曼发现自己似乎不再是透明的了,自己变成了黑色的了,因为不再外面,于曼曼也不知道能不能出去,但是于曼曼有感觉,自己似乎不再是风一吹就飞走了!

时间就在于曼曼的修炼中过去了,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于曼曼发现自己能够很清楚的听到外面的声音了,这时候于曼曼才搞清楚,自己穿越的朝代是宋朝,而吸住自己的玉佩是在现代非常有名的一个人物,那就是展昭的随身玉佩,真的是太好玩了。

要知道,跟着展昭的身边,那么可是可以跟包大人亲近的耶,这还不值得高兴吗?于曼曼不知道这是正史上的包青天还是电视剧里的,如果是正史上的,那就不好玩了,但是如果是电视剧里的,那好玩的事情就多了!那可是有着很多的奇怪的案子啊,什么乌龟精啊,鬼魂喊冤啊什么的,真的是五花八门,什么都有啊!

这一天展昭带着玉佩,穿着便服,在赶路回来的路上,碰到两个差馆和一个女人两个孩子,而且那两个差馆居然还想杀了那个女人和孩子,这件事,展昭肯定要管了,然后才知道这个女人居然就是那个非常有名的秦香莲,现在进行到了陈世美派出韩琦去杀秦香莲母子三人,最后韩琦被秦香莲感动,放走了她自己自杀自尽了,然后秦香莲就被官差抓住,现在是要被发配了,那两个官差是被陈世美给买通要在路上杀死秦香莲母子三人的!

能看好戏,当然是比天天闷在玉佩里修炼的好啊,可是这真的是看的人太气愤了,当初看电视的时候,因为是演员演得,但是现在看到现实中,真正在发生的事情,于曼曼真的是很生气的,这天展昭也被气着了,回到住处后,一直的气不顺,就拿出佩剑,在院子里练剑,于曼曼被展昭戴在身上甩来甩去的,晕乎乎的,最后实在受不了了,大喊了一声:“哎呀,晕死了,不要在练了~~”

“谁!?”展昭听到声音立时停止练剑,警惕的看着四周问道。

“咦~?你能听到我的声音?”于曼曼也惊了一下。

“当然能听到,你到底是谁,在哪里?”展昭已经把院子里都看了一遍,都没有发现有可疑的人,于是更警惕了,不由得紧了紧手里的剑道。

“哎,你不要紧张,我不会害你的,我没有恶意!”于曼曼感觉到展昭的紧张,赶紧解释、

“既然没有恶意,那就出来,不要躲躲藏藏的。”虽然于曼曼说没有恶意,但是展昭依然没有放弃警惕。

于曼曼无奈的说:“我也想出来啊,可是我不知道怎么出来啊,我被困在这里已经很久了,就是出不去!”

展昭疑惑了,问道:“困住,你被困在哪里?”

“你的玉佩里啊,那天我在天上飘着,突然就被你玉佩给吸进来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的?”于曼曼无奈的说出了事情的经过。

“玉佩,你说,你在我的玉佩里,你是谁,怎么会…?”展昭实在是不知道怎么说了。

“你不用怕哦,我是鬼,嗯…至于生前是什么人,说实话,我不也不知道,估计是死后忘记了吧?至于怎么会在你的玉佩里的,我也很想知道啊?”这个于曼曼是真的很想知道的。

“鬼?!你,真的有鬼?你在我玉佩的多久了?”

“不知道,应该很久了吧,这里那么小,没日没夜的,不知时日,也不知道多久了?”

“那,你叫什么名字?怎么死的?”放下了戒心,展昭有些八卦的问道。

“呵呵,你怎么总是问我不知道问题啊?”于曼曼笑了,这个展昭真的是太会问问题了。

“啊,不知道,怎么会呢?”展昭也不解了。

“是啊,就是这么奇怪,哎,以前啊,我说话,你都听不到,现在你能听到了,我相信,再过不久,我应该可以出去了,你要是怕我的话,就不要玉佩就好了,没关系的!”说实话,于曼曼还真的有些怕展昭会答应呢,要知道于曼曼只是说说而已的。

“没事,听你说的,好像很可怜,而且我堂堂男子汉,怎么会怕鬼呢?”展昭说的实话,他真的不怕,在跟着包拯办案的这些年,展昭也见识过古怪的事情,比如上一次就跟着大人经历了坞盆怨,就是冤鬼告的状,对于鬼,他真的是不怕的。

“不怕就好,那我以后就跟着你了,对了,你们现在在办秦香莲的案子是吗?”于曼曼放心了,也有心思跟展昭谈谈案情了。

说起这个,展昭就生气,将今天的事情跟于曼曼说了一遍,原来秦香莲的孩子被陈世美扣留了,包大人他们想了所有的办法,都没有将孩子给要回来,真的是很憋屈啊。

于曼曼也不太记得这个案子的剧情了,也不能给展昭什么好的意见,只能跟着展昭一起叹气了。

“唉!”“唉!”

最后还是包大人有办法,到秦香莲的老家,找到了关键证人,最后又找到了好汉韩琦的尸体,才成功的砍了陈世美的狗头,虽然中间经历了一些磨难,不过好在结果是好的,就此这个案子也算是正事的告一段落了。

没有案子的日子,还是很爽的,展昭是跟在包拯身边办差,有时候会很忙,但是有时候也很闲,就像现在,就很闲,展昭的职责主要是保卫皇城的安全,所以展昭没事的时候会在京城到处打转,有不平的事情管一管,不过都你能是什么大事,都是一些小事,反正也是闲着没事干,大事的话,要交给包拯了。

这一天晚上,下着大雨,展昭跟着包拯办案回府衙的路上,一个小乞丐跪在路上,拦住了他们的路,问明后知道,小乞丐是为了他的朋友喊冤的,她的那个朋友是个又聋又哑的残疾人,而且是一个快要死的残疾人,包拯叫手下为他请大夫诊治,说等他病好了后再去伸冤。

期间包拯去相府应了次晚宴,期间见到了相府的女婿周勤,回来时对这个状元是大加赞赏,于曼曼在一遍听到周勤这个名字后就觉得很耳熟,貌似在哪里听到过,等到那个小乞丐带着那个瞎子来告状的时候,于曼曼才想起来,这是真假状元啊!

这里面说实话,她挺同情那个假状元的,他真的是有真才实学的,可惜啊,时运不济啊,偏偏那个时候他病倒了,真是造化弄人啊,后来得到那样的结局也是可悲。

在整个审案子的过程中,于曼曼都没有说话,如果可以的话,她真的想去改变这个男人的命运,可惜自己现在只是个鬼魂而已。

案子完结了,晚上,展昭洗漱完了,坐在卧室里,面前放着玉佩,在跟玉佩说着什么,不明白的人一看还以为展昭傻了呢。

“我说小玉佩,这段时间怎么不见你说话。”展昭关心的问道。

“没什么,就是不想说而已。”于曼曼心情很不好。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展昭不解的问道。

“唉,这个周勤虽然狠毒些,不过只是时运不济而已,如果不是生病了,相信命运绝对不是这样的,唉,可惜了,心不正啊,等一年又怎么了,干嘛那么着急啊,真是的!”于曼曼实在是不解啊。

展昭笑笑,道:“这有什么想不明白的,那个假状元周勤,他自恃才高八斗,如果不是他生病了,那么状元绝对是他的,没想到却败给了病魔,他怎么能甘心呢!其实最可怜的是相爷的女儿,一辈子就毁了。”

于曼曼看展昭这个样子,开玩笑的道:“你如果可怜她,那就娶了她啊,娶一送一多划算啊!”

展昭给气笑了:“哪有这么算的,你这是跟谁学的,都是什么啊!”

“嘻嘻,不跟你说了,我困了,晚安!”说完于曼曼就专心的练功了,不是她不想说,是她知道展昭忙了一天了,已经很累了,应该要早点休息了。展昭看于曼曼不再说话,也上床睡觉了,这几天确实很累了,那就睡吧!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