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包青天 二 2016-10-04 10:15 更新 | 4,207 字

案子审完还没有两天,包拯又接到一个案子,这次可是个大案子,天大的案子,事情的起因要从白玉堂和展昭的一场比武开始的,那天于曼曼照常一样在玉佩里闲极无聊的,在跟展昭说着话,没想到却碰到了因为展昭的‘御猫’的封号老找麻烦的白玉堂,在于曼曼还没有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呢,两人就打了起来,在打斗的过程中,他们碰到了被人劫持的白玉堂的表妹,梅娘,展昭从快人的手里救下了梅娘,然后展昭为梅娘吸毒,因为梅娘被蛇给咬了,没想到却被白玉堂看到了,不过还好最后解释清楚了,不过麻烦也从此惹下来了。

原来那个绑架了梅娘的是当朝的国舅爷,是八贤王的人,最后虽然被包拯给砍了脑袋,但是包拯也因此而得罪了八贤王和陈琳,包拯也更是因此而被罢官了,展昭因此也很是自责,虽然这不管展昭的事情,但是展昭还是把事情拦在了自己的身上,于曼曼没有去劝解展昭,而是默默的陪着展昭,偶尔和展昭说说话,陪着解解闷,这种默默的陪伴,却永远比一时的安慰要好的多。

期间他们更是碰到了历史上著名的案件‘狸猫换太子’,由于这部包青天于曼曼是在很小的时候看过,内容已经忘记的差不多了,现在她也已经想不起来他们最后是怎么样破了这个案子的了,只能是陪着展昭一起想办法,偶尔给展昭出出主意,一段时间相处下来,展昭已经习惯了身边有个唠唠叨叨的女鬼陪着自己,现在这个可爱的女鬼虽然出的主意没有什么用,但是展昭还是很开心的,有个人能陪着你,在你不开心的时候默默的陪着你,在你遇到困难的时候给你出主意,虽然没有什么用,但是有这个一个人,呃,鬼,陪在身边,真的很好!

在审郭淮的时候,并不顺利,最后包拯见到了跟死去的寇珠非常相似的梅娘,想出了用自己一直传言的‘日审阳夜审阴’传文来审郭淮,没有想到却被郭淮给识破了,正在众人一筹莫展的时候,真正的寇珠出现了,这次是真的见了鬼了。

在寇珠出现的那一刻,于曼曼就感觉到了,没想到自己这个不知道算不算是真鬼的鬼,居然见到了真正的鬼,于曼曼真的很好奇,很想找寇珠去谈谈,不过,自己现在出不了这个玉佩,一时间有些着急,展昭好似感觉到了于曼曼的急切,看看堂上的寇珠,展昭明白了于曼曼的意思,在郭淮认罪后,展昭悄悄的出门了,展昭是看不到女鬼寇珠的,不过于曼曼能够感应到,展昭顺着于曼曼的指引追上了正要去往地府之门的寇珠女鬼。

“请等一等,那个寇珠小姐。”不等展昭停下,于曼曼就开口叫住了往前飘的寇珠。

寇珠听见有人叫自己,停了飘荡,转过头,看见是刚刚才堂上的展昭,疑惑的问道:“是你叫我,有什么事吗?”

展昭尴尬的摸了摸鼻子道:“呃,那个,不是我叫的,是她叫的。”展昭尴尬的指了指身上佩戴的玉佩道。

寇珠看向展昭佩戴的玉佩,了然道:“原来藏个女鬼,找我何事?”

于曼曼想了下道:“那个,我不知道我是怎么死的,对生前的记忆也没有,还有,我莫名其妙就被吸到这个玉佩里来了,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寇珠很诚实的回答道:“有些认生前是个好人,但是,因为突遇惨祸,死的极其惨烈,所以死后也不愿记起,看你身无怨气,周身周身有着隐隐血气,你应该是死的极惨烈,所以宁愿死后,忘记一切,我劝你,不要追忆过去,那只会让你更痛苦,至于你被吸进这个玉佩里,那是因为这块玉佩极具灵气,而你本身又修炼的原因,才会被灵玉吸住,至于现在脱不开身,那是因为,你被玉佩的灵气压住,只有等你修炼到鬼气转化为灵力,才会出来,那时候,你才不再是黑兮兮的,而是和正常人一样,如果你有恒心,修炼成鬼仙,也不一定的!”

于曼曼听到鬼仙两个字时,眼睛都亮了,如果真的能成仙,那么自己寻找修真长生的秘诀不是有门了,于曼曼激动的问道:“鬼仙,我真的能够修成鬼仙吗?”

寇珠笑了笑道:“我不知道,要修成鬼仙很难,而且并不是每一个鬼都能修炼的,一万个鬼里面也不一定有一个,你有如此机缘,要好好珍重,至于能不能成鬼仙,要看缘分了!”说完寇珠就走了。展昭从头到尾都没有言语一声,只是在一边看着。等寇珠走了才开口道:“既然你有个机缘要好好把握,不要骄傲自满,听到了吗?”

于曼曼不满嘟了嘟嘴道:“知道了,讨厌,就知道泼人家冷水,不理你了!”听到于曼曼的话,展昭能够想像的出来,此刻一定是嘟着嘴,肯定很可爱,展昭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想但是脑海里就是出现了一个可爱的少女嘟着嘴的画面,连展昭也明白为什么!

从寇珠的口中知道了自己一直想要追寻的真相后,修炼的更加勤快了,展昭像往常一样的,跟着包拯办差,只有又办了两个案子,虽然中间有些波折,但是最后都完美的解决了,虽然于曼曼没有帮什么忙,但是一直都陪着展昭,两人也都渐渐的习惯了这样的相处。

展昭得了假期,回乡祭祖扫墓,在回到开封时,天已经黑了,不过,展昭一身是胆,自然不会怕的,就在展昭走在街上的路上的时候,遇到一个手拿佩剑的蒙面黑衣男子,展昭立时就警惕了起来,然后男人突然向展昭出手,在经过一番打斗后,男人逃跑了,就在展昭寻找的时候,遇到了一个逃跑的女子,在救下女子后,知道女子叫如梦,一个和展昭曾经喜欢的女子非常的相似,不过这个女人是个妓女,但是展昭对世人是平等对待的,对妓女也是一样的,在知道这个叫如梦的是个妓女后,并没有看不起他,不过可惜,这个女人并不领情,拒绝了展昭的好意,然后又回到了妓院去了,展昭被如梦的楚楚可怜给感动了,跟着如梦回到了惜春院,正好看到了那个叫如梦的女人因为弟弟,被逼着做妓女,展昭并没有相信,而是心中充满了疑惑。

“这个女人的戏演得真好,我都被感动了。”于曼曼在玉佩撇撇嘴,不屑的道。

展昭不解的问道:“演戏?什么意思?”

于曼曼指了指那个男人,不过想到自己就是指展昭也看不到,又收回了手指道:“你看那个傻弟弟,内功深厚,脚步轻盈,却要装作不会武功的傻子,你注意听他的呼吸,缓慢悠长,肯定是个高手,还有那个女人,虽然我看不到她的样子,但是从她哭的声音里,我听得出,这个女人并没有投入感情,就是那样干巴巴的哭,很假耶!这一定阴谋,展昭,你可不要上当哦!”

展昭没有说话,回到府衙后,展昭跟公孙先生说了这事,公孙先生也看破了这事,展昭决定去惜春院查看,去了一次后,已经明显的感觉到这个惜春院有问题,然后去了第二次,因为有了于曼曼的提醒,展昭是带着戒心的,不过没想到最后还是中招了,醒来后,已经成为了最近在肆意杀人的那个红花杀手,认证无证据在,百口莫辩!

“真是岂有此理,岂有此理!气死我了,气死我了,啊啊啊啊~~我要出去,我要杀了那个女人,不对,我要杀光那惜春院!啊啊啊,真的是太气人了!”于曼曼在玉佩里要抓狂了,完全不像一个已经活了几百岁的女人。展昭安慰于曼曼道:“好了,你不要在生气,现在你再生气有什么用呢,如今之计是要找到那惜春院的杀人证据,才能证明我清白啊!”

“那怎么办,要不然,你越狱吧?”于曼曼出了个馊主意,展昭摇摇头道:“如果我越狱了,包大人就麻烦了,我视大人为父母,不能连累大人。”

“那怎么办啊,不能等死啊,你甘心吗?还是你想跟我一样做鬼啊!”于曼曼真的着急了,有些口不择言了。

“你…”展昭被气得不知道说什么了。不过事情很快有了转机,被杀死的小红的尸体不见了,包拯偷放了展昭出来,不过展昭不能再明面上出来,只能偷偷摸摸的为自己查案,证明自己的清白了!

很快的展昭就查到了惜春院,得知了惜春院的阴谋,不过却在这个时候,遇到了那个一直装疯卖傻得小飞,最后更是为了救那个女人和孩子,中了小飞的毒粉,瞎了双眼!

在被小飞追杀的时候,展昭身中数刀,于曼曼只能干着急,可是自己出不了这个玉佩,帮不了忙,最后展昭被小飞打落进了河里,展昭在掉到河里的时候,已经昏迷了,于曼曼很着急,机智之下,硬是将鬼灵气逼出了玉佩外,以鬼灵气包围住了展昭,至少不会让展昭被淹死。

展昭顺着河水飘到了下游,被冲到了岸边,展昭昏迷了一段时间后,慢慢的醒了过来,小飞虽然砍中了展昭几刀,不过好在没有砍中要害,展昭为自己简单的包扎了下,靠在一棵树上喘气,于曼曼闷闷的道:“对不起,我帮不上忙,你,你很痛吧?”

展昭摇摇头,道:“不痛,谁说你没帮上忙,你不是救了我吗?如果不是你,我就要被淹死了,谢谢你,说来好笑,我还从来不知道你名字呢?哦,对了,你不记得了,我为你起个名字可好?”

于曼曼还是不怎么开心,不过还是笑着道:“呵呵~好啊,起什么名字好呢?”

展昭想了一会,道:“你生前应该是个非常美丽曼妙的姑娘,听你声音就能感觉出来,美丽曼妙,不如,叫曼曼如何?”

于曼曼愣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缘分,展昭居然无意中起了自己的本名,曼曼这个名字已经很久没有人叫过自己了,这几世以后,自己有过很多的名字,但是那都是别人的名字,于曼曼才是自己的,可是却没有人知道,也好久没有人叫过自己曼曼了!

看到于曼曼好没有声音,展昭以为于曼曼不喜欢这个名字,正打算在重新起一个,于曼曼说话了:“喜欢,很喜欢,曼曼,美丽曼妙,很美的名字,谢谢你,我很喜欢,从今以后我就叫曼曼了,我有名字了,展昭,谢谢你,真的,谢谢你…”说道后来于曼曼有些梗咽了,也说不下去了。

展昭听出了于曼曼声音的不正常,赶紧问道:“你怎么了,你好像哭了?”

“展昭,我没有失忆,我有名字的,我本名也叫于曼曼,不过已经好几百年没有人叫过了,你是第一个叫我曼曼的人,呵呵~真的是讽刺啊!”不知道为什么,于曼曼现在很想找个人倾诉,一直以后都是自己一个人,真的好寂寞,好孤独!

“什么?你没有失忆!怎么回事?”展昭赶紧问道。

于曼曼深吸了口气,道:“先不说这些了,你先养好伤要紧,还有你的眼睛,要赶紧治,不然就麻烦了,对了,那个小飞说,有解药的,要赶紧拿到解药要紧啊!”

“哪有那么容易,不过,养好伤却是真的,我还要去惜春院,将如梦给救出来,还有找出红花杀手。”展昭认真的道。

于曼曼有些生气了,不爽的道:“如梦,如梦,你就真的那么在乎那个如梦啊?!”

展昭好笑的道:“你想到哪里去了,我只是答应过了她一定救她出来,就一定说到做到,最主要的是找到红花杀手,替包大人办案!”

于曼曼有些泄气了,有气无力的道:“好吧,随便你!我不管了,你现在这个样子,去了也白去,哼,你就瞎折腾吧,我睡了!”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