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孤女求生记 一 2016-11-14 00:46 更新 | 3,958 字

再次醒来,不忙着睁眼,先接收原主的记忆,原主叫何兰,农村人,八十年代的华夏,流行外出打工,何兰的父母刚刚结婚不到一个月,也跟着打工的人潮一块去了外地打工,何兰的母亲何玉是个漂亮的女人,以前在农村的时候,不知道打扮,每天都在田地间忙着农活,也看不出来长得怎么样,现在出来了,见识了外面的花花世界,人也跟着慢慢的洋气了。

何兰的父亲何璐男人起了个女人的名字,因为小时候身体不好,算命的说起个女孩的名字,好避过灾祸,也因为身体不好,所以家里人对他很保护,没结婚没有出外打工不觉得,他们的生活上可以靠着父母,可是出来以后,什么都要靠自己,何璐的缺点就慢慢的显现出来了,老婆漂亮,而身为丈夫的他又管不住老婆,渐渐的头上就多了一顶帽子,还越来越绿。他们在一家工厂里做流水线的工人,工资不是很高,但是老婆何玉平时戴的首饰什么的,也越来越贵,何璐也不是不知道妻子有问题,但是他没有什么本事,也管不了老婆。

几年后,老婆怀孕,何璐很高兴,十月怀胎,生下个女儿,何璐很高兴,他们有了孩子,想来老婆应该会收心了吧?谁知道在何玉做完月子后,就跟一个有钱人跑了,从此在没有回来,留下何璐跟孩子,何璐又当妈,又当爸的,身兼两职,又要上班赚钱,本来就不好的身体更不好了,因为没有钱买药吃,有病也只能硬抗着,这个时候,老家的父母也出了事,他们年纪大了,一次小小的感冒,没有扛过去,双双归天了。

料理完父母的后事,何璐卖了老家的田地祖屋,然后在城里买了一套两室一厅的小户型的房子,一次性付清,买了房子后,也没有剩下多少钱,何璐用剩下的钱买了辆三轮车,又买了些工具,卖混沌,每天早出晚归的,生意还不错,最起码比上班赚的多,不过好景不长,何璐的身体本来就不好,现在那么劳累,又要做生意,又要带孩子,很快的身体就夸了,卧床不起,女儿现在只有两岁,什么也不懂,饿了也只能哭,何璐没有办法,只能撑着病体,给女儿弄吃的,然后坚持去卖混沌,就这样撑了三年,女儿五岁的时候,他彻底的累倒了,因为没有钱,也没有去医院检查,只是随便买了药自己吃了,因为实在是病的起不来了,也没有精力给女儿弄吃的,年纪小小的何兰因为年纪太小,根本什么都不懂,饿了,自己到处找吃的,最后一不小心从楼梯上滚了下来死了。

摸摸后脑勺,发现鼓了个大包,看看身后,流了很多的血,按照一个小孩子的血液来看,原主身死也情有可原了,在城市里生活就是这样,人情冷漠,一个小孩子在楼梯间躺了那么久,都没有人路过,唉~

这次穿越到这里是个挑战,于曼曼打算试试彻底的不用空间,能不能好好的在这个世界生存,以前没有得到空间的时候,不是一样好好的活着,只不过现在这个身体还小,想要挣钱可能有些难了,绣花是不可能了,像原主的父亲一样去卖混沌,她一个五岁的小孩子,不可能办到吧?

那还能做什么呢?想了想,好像现在也就只能去捡破烂了,可是捡破烂又很脏,唉~算了,还是去卖混沌吧,成套的工具都有,不用准备了,不过现在重要的是,先填饱自己的肚子,原主已经两天没有吃饭了,何璐病的很重,也两天没有吃饭了。回到家里,于曼曼在厨房里找了找,发现就只有一些面,菜什么的都没有了,没办法,就吃面食吧?

小孩子的身体就是不方便,找了个干净的小盆子,放了点自来水,搅拌成糊糊状,搬个小板凳站着,将锅给用清水给洗了,放上够两个人吃的量,打着火,在等水开的时候,从冰箱里拿出两根葱,摘了洗干净切好,等水开了,将面糊糊用汤勺按照顺时针的方向搅拌到锅里,然后放上盐,油,别的调料已经没有了,最后在放上切好的葱,开锅后就可以吃了,这就是最简单的面疙瘩!

小心的盛了一碗面疙瘩到碗里,完后小心翼翼的端到父亲的房间里,放到父亲的床头,推了推父亲道:“爸爸,吃饭了,这是我做的面疙瘩,你吃点吧?”

何璐咳嗽了几声,有些不可思议的道:“兰兰,这是你做的?”于曼曼点头:“是啊,爸爸,你尝尝好不好吃?”然后一脸期待的看着何璐,于曼曼知道小孩子这个样子会很让人心软的,果然何璐看着这样懂事的女儿,很欣慰,虽然没有什么力气,但是还是撑着做起来,就着桌子,趴在上面用勺子慢慢的吃着面疙瘩,肚子饿了两天了,因为生病的原因,也不是很饿,但是为了不让女儿失望,还是撑着将一碗面疙瘩给吃完了。

于曼曼自己也撑了一碗再客厅用勺子一口一口的给吃完了,人小肚子也小,虽然很久没有吃饭了,但一碗饭还是饱了,饭做的有些多了,用大点的小碗给面疙瘩撑起来,留着晚上吃,这家穷的很,现在家里又没有钱,能省就剩吧!

到何璐的房间里,一碗面疙瘩已经吃完了,将碗收了,洗好,然后于曼曼开始考虑接下来要想什么办法赚钱,捡垃圾于曼曼嫌脏,卖混沌又太小,绣花也不现实,这么小的孩子会绣花,想不引起人的注意都不可能,那还能干什么呢?卖小吃,也不行,虽然自己会做很多的小吃,可是……唉~~总之一句话,这个身体太小了,什么也干不了,最后没有办法,于曼曼还是任命的去捡破烂了。谁让自己没事给自己定了个规矩呢,算了,捡破烂去。

再房间里找个了蛇皮袋,这个房子是有电梯的,不过这个身体因为营养不良,所以个子不高,够不到电梯的开关,只能走楼梯了,开始工作的时候,于曼曼有些高估自己的承受能力了,捡垃圾真的不是那么容易的,要到垃圾堆里去翻能够卖钱的破烂,那个味道真的是太难闻了,不过为了赚钱也只能忍了。

就这样于曼曼忍了十几天左右,赚了百十块钱,实在是忍不下去了,于曼曼还是觉得去卖混沌吧?大不了站在板凳上,不过多肉沫很难,而且肉很贵,钱有些不够,然后于曼曼想到鸡杂很便宜,这个家离那个批发市场很近,这些天来,于曼曼在捡破烂之余,回到那边去捡一些能够吃的菜来吃,有时候还会去到批发鸡的市场去买些鸡杂来吃,鸡肝和鸡肫很贵,但是鸡肠子很便宜,一毛钱一斤,一块钱能够买很多,就是洗起来很麻烦,不过很好吃,放上尖椒,炒的辣辣的,配上米饭,于曼曼更够吃两大碗,何父这些天在于曼曼的照顾下也好了很多,已经可以偶尔下床走路了。

其实何父的病不是什么大病,主要是身体的底子不好,加上感冒没有及时的治疗,然后感冒加深,咳嗽,然后变成肺炎,发烧,还好不是高烧,但是低烧才难治,加上没有钱买药,只是靠着吃什么偏方来治疗,虽然也有效果,但是太慢了,又加上太累,就倒下了!

现在何父在女儿的照顾下,还有吃着很便宜的药,加上偏方的情况下,慢慢的好了起来,但是元气大伤,以后是不能做什么重活了,就算是卖混沌对何父来说也是重活了,所以这个赚钱的事情以后可能就要落在年纪只有五岁的何兰的身上了,还好现在这个身体的蕊子换人了,不然这个家可能真的要散了!

鸡肠子便宜,虽然麻烦点,但是于曼曼的手艺好,如果去卖鸡杂面的话,生意应该很好吧?父亲帮着自己端盘子什么的比较轻松的活,应该还可以吧!

准备了几天,何父的病慢慢的好了,可以下床走路了,于曼曼的所有准备也做好了,这天晚上,在父亲的帮助下,两个人将小摊子推到夜市他们一直用的那个铺位里,鸡肝和鸡肫有些贵,几块钱一斤,所以于曼曼买的不多,鸡肠子本来买的少就是一毛一斤,现在买的多了,就更便宜了,几分钱一斤,八分钱,真的很便宜,所以于曼曼买的比较多,这些东西,于曼曼在家里清洗了大半天,然后给炒制了出来,因为太多了,加上人又小,力气不足,虽然于曼曼已经开始修炼武功了,不错,这个身体没有灵根,所以于曼曼这一世修炼的是内力,现在十几天,已经练出了一点点的内力了,不过因为人太小了,力气还是不太够,所以于曼曼分了好多份给炒出来,然后分别装到两个盆子里装,一个盆子是辣的,一个盆子是不辣的,这样可以让吃客有选择。

到了摊位,摆好桌椅,这些都是何父在做,于曼曼认太小了,帮不上,在一边开始烧汤水,汤是早就制作好的,现在只要给加热烧开就好了,等下有客人的时候,将面给烫熟,然后加上鸡杂和调料就好,很简答!

一切刚准备好,就有客人来吃了,是两个女孩,两碗辣的鸡杂面,面煮的很快,放上调料,鸡肝鸡肫放的少,鸡肠子放的多,加在一起量很足,特别是两个女孩看见做饭的是一个小小的女孩子,男的很虚弱的坐在一边,她们都很惊讶,很坐在一边的父亲聊天,知道他的身体很差,没有力气做不了面,但是他的女儿很能干,所以两个女孩在吃的时候,多了些同情,不过在吃过面后,她们惊讶了,这个面做的实在是太好吃了,特别是这辣的鸡杂吃起来,真的是太够味了,汤是于曼曼忍痛买的三只红毛母鸡熬得,所以很香,吃起来真的很爽口,现在是秋末,天气有些凉了,吃上一碗辣辣的味道超好的鸡杂面,浑身都热了起来。一碗鸡杂面面块钱,成本大概两块这样,是将油费啊,煤气费啊,人工费什么的都加上去的,净赚三元,还不错。

有了第一波客人,然后很快就有了第二波,这次是四个人,两男两女,三碗辣的,一碗不辣的,因为味道很好,他们是一边吃一边赞叹,说是会介绍别的朋友来吃的。然后是第三波第四波,不过可能是第一晚上,所以客人不是很多,于曼曼也知道,所以炒的鸡杂不是很多,在十二点的时候,正好卖完,不过有了这一晚上那些食客的宣传,明天晚上的客人应该会多一点。

回到家后,父女两数了一下这天晚上赚的钱,一数之下,发现还不错,毛钱是三百多点,去掉本钱,净赚两百五十多块,真的很不错。累了一天了,于曼曼真的累了,洗洗就睡了,明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做,然后天亮前醒来,吸收了紫气后,打坐练了一会内力,于曼曼又接着睡了,这个身体还小,充足的睡眠可以让她有足够的精力来做事。父亲的身体这次生病后元气大伤,需要好好的补补,这要补补是需要钱的,这个时候于曼曼又想起,自己没事干嘛给自己定下那个不动空间的傻逼规定啊,其实也不是不能动,只是于曼曼就是想挑战一下自己,看看自己能做到什么程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