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异世界的悲剧男配 2016-11-15 11:04 更新 | 3,967 字

再次醒来于曼曼还没有来得及查看自己所处的环境,就被一股满心的绝望和心痛淹没,原主叫白涵,是个男人,因为身体不好,加上人又长的帅气,所以看上去白涵是那种清瘦帅气充满书生气的病弱公子形象,很惹人怜爱,白涵生在一个商宦之家,上面有三个哥哥,所以不必为了家族繁荣昌盛烦心,他只需要做了逍遥的公子哥就好,但是因为是早产儿,先天不足,所以身体一直不好,家里人也很包容他,放纵他。

如果人生一直这样,等到了年岁,在家人的安排下,取个门当户对的女孩为妻,一辈子平平静静,无忧无虑的过一生也就是了,可是他偏偏碰到了一个男人,一个叫莫言的男人,跟他一样意好逍遥的男人,这个男人跟他一样没有什么大志,两人一见如故,成为了至交好友,两人时常三不五时一块喝酒练剑,吟诗作对,过的好不逍遥。

那天他们约好去山里打猎,不过却出了意外,莫言被一条幻蛇咬伤,这蛇的毒性很奇怪,被咬的人会性格暴躁,只有与人欢好才能解毒,莫言从小就练武,白涵从小身体就不好,哪里是莫言的对手,结果可想而知,最后白涵受不住莫言的激烈,加上莫言粗鲁的动作,让他受了伤,失血加上莫言粗鲁的动作,白涵受不住晕了过去,可是莫言却没有结束。

白涵昏迷了五天五夜,时时刻刻命悬一线,莫言每每看到白涵惨白的脸,就心痛的要命,其实莫言一直有个秘密没有告诉白涵,那就是他对女人的身体没有兴趣,反而对男人很有兴致,这也是他一直隐瞒在心里的秘密,那天他在街上第一次见到白涵的时候就喜欢上他了,是一见钟情,在相处的过程中,他更是爱上了这个清逸病弱的男孩。

他们有着共同的爱好,共同的语言,很合得来,可是他不能急躁,他怕太急了,会伤害到这个可人儿,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一次打猎,破坏了这一切,现在他的可人儿命在旦夕,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如果他出了什么事情,他也不要活了。

还好,后来白涵醒了,白涵是不能接受一个男人的,伤好了后,白涵开始躲避莫言,不再见他,然后开始接受父母安排的相亲,然后很快的就定亲了,婚期定在半年后,白涵不在出府,他怕碰到莫言,怕见他,可是他小看莫言对他的爱,一天晚上莫言潜进白府掳走了白涵,然后将他囚禁了起来,跟他日夜缠绵,白涵多次想逃都被他抓了回来,后来白涵开始假意的接受他,让他放松警惕,最后成功的让他放下的防备,白涵顺利的逃了出来。

回到白府后,白涵没有跟家人说自己的遭遇,编了个借口说想在成亲前好好的玩玩,成亲后就不能出去完了,白家人知道白涵的性子,也就相信了。莫言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有出现,白涵以为他是放下了自己,白涵慢慢的放下了心防,开始等着大婚的到来!

一切悲剧的开始,也是从那场婚礼开始的,大婚的当天,一队兵马闯进白府,见人就杀,唯独没有杀死新娘和白涵,白涵被人打昏带走了!

等白涵醒来的时候,看见了莫言,他穿着龙袍,威严的坐在床边的桌子旁,看到白涵醒来,他走上前来,一把掐住他的脖子,阴阴的道:“你以为你可以逃离我的掌心?你错了,这段时间没有出现,是因为我在夺位,以前我不在乎这些权利,但是我却发现,没有权利,就不能真正的拥有你,我跟你的事情,被父王知道了,他要杀你,而理由却是那么可笑,原来有时候不争即是争,哥哥们为了争抢皇位,兄弟反目,而我的不争,却深得父王的心,他决定立我为太子,而我的心头爱,你白涵,就必须要除掉!不行啊,我爱你,你是我的,就算要杀,也只能我来杀,别的谁也不行!所以,我就反了父王,杀了他,自己做了皇帝,可是我没有想到,等我处理好我们之间的障碍,回来找你时,你却要娶别的女人,你该死,可是我不能杀你,因为我还爱你啊,所以那些要把那个女人塞给你的人都要死!”莫言这时的表情是狰狞的,不过白涵这时候已经不知道什么叫害怕了,现在的他是痛的心若死灰的,原来白家被灭,都是因为他,哈哈~~他一直不知道莫言的真实身份,他只是跟白涵说,他父亲是个官儿,家里有几个哥哥,他只想做了逍遥公子,白涵也没有深问,就相信了他的话,却没有想到,这却给白家带来了灭顶之灾,因为他,白家被灭,那么的人,那么多的无辜的生命,都是因为他,在他的面前,失去生命,而他却只能呆呆的看着,无能为力!

现在知道了答案,原来一切都是那么的可笑,哈哈~~原来一切都是因为他,哈哈哈~~多可笑的理由啊,哈哈~都是他,自己识人不清,误把财狼当绵羊,才会有今天的一切,他还能说什么,自己体弱多病,能干什么?哈哈哈~~这可笑的一生,自以为是逍遥的人生,原来一切都是灾祸的根源啊~哈哈哈~~~

“涵儿,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了,我一个人的了,谁也别想碰你,你要娶的那个女人,我让你看着,我是怎么杀死她的,她跟肖想你,就要做好死的准备,来人啊,把那个女人给我押来!”然后莫言在白涵的面前,让太监将新娘给一点一点,扒了皮,然后给挂到午门外,爆嗮!

从头到尾白涵没有说一句话,直到他死,最后白涵是晕倒在莫言的怀里的,在以后的日子里,莫言找尽了天下名医来为白涵调养身体,但是奈何白涵还是一点一点虚弱下去,在最后的日子里,莫言不顾白涵身体虚弱,日夜不停的索要他,直到白涵在他身下停止呼吸!

现在于曼曼是在一个非常宽敞豪华的棺材里醒来的,棺材四周都是金黄的黄金,看来是用黄金打制得,不但如此,里面还放面了金银珠宝,很奢华。原主确实死的太过憋屈,就算死后,心里满腹的不甘和绝望心伤,也没有减少半分,这也相对来说,有些影响了于曼曼情绪,强压下心里的不舒服,于曼曼现在要考虑的是怎么出去,原主是伤心欲绝,油尽灯枯而死的,就算不死,他也反抗不了,莫言是皇帝,又武功高强,就算他不死,也只是日夜被他压在身下,不得自由,在加上白涵的心伤和白家人的死的内疚,注定了他活不久。

可是现在于曼曼接收了这具身体,这些事情可以以后再说,现在要做的是怎么离开这个棺材,其实也不用那么着急离开,外面现在是什么情况她不知道,也许那个变态皇帝并没有将白涵的尸体给葬到底下,而是放在皇宫里,这谁也说不定,根绝那个变态皇帝对白涵爱的那么深,很有可能是那样的,好吧,那就先不出去,然后于曼曼又想到一个严峻的问题,如果自己出不去的话,那人生大事要怎么解决,这个棺材虽然很大,但是应该还是会臭的吧,而且自己不知道要在这里呆多久,那会不会满,而且那个液体也会到处流的吧?呃~真恶心,还是好好想想吧!

不过于曼曼很快想到,如果这个身体能够修真的话,那么这个生理问题就可以解决了,因为灵气可以将吃到肚子里的食物给分解了,那就不存在生理问题了,这样想着,于曼曼拿出灵根测试仪,嘿~还不错,四灵根算不上多好,但是可以修真就好!

拿出某一世用的最烂的下品法器,青霜剑,将棺材的一觉给弄成一个细细的小缝隙,好让空气流通,不然在自己还没有练成可以内呼吸时,就已经被憋死了!

功法还是那个五行修神诀,吃的方面不用愁,空间里多的是,同时跟着于曼曼一起修炼了还有那个倒霉的小兽,小兽自从跟着于曼曼开始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了,每一次修炼出来的修为都会随着于曼曼一世生命的结束,被散掉在空间里,然后随着于曼曼又一次的生命开始,再次从新开始修炼,唉~~这对苦命的主仆啊!

外面莫言却是没有将白涵给埋葬了,而是停在白涵曾经住的寝宫里,莫言每天下朝后都会来这里看看,回忆他们曾经的快乐时光,也幸好于曼曼想到了这一点,不然这出去,也是自投罗网,以她还没有修炼的现在,那可能是会再次走上白涵的老路,还可能会在显那一世屠了一国的情景!

这边于曼曼在专心的修炼,莫言这里遇到了一个跟白涵长得有八成想象的男孩,也是这个世界的男主,也可以说是女主,因为这个男孩的蕊子是地球上一个女大学生穿越而来的,因为长得跟白涵特别的相似,所以被莫言给囚禁了起来,做了他的禁脔,不过她是现代地球上穿越而来的,思想总共是跟这个异世界的人不一样,慢慢的莫言被这个与众不同的男孩给吸引了,然后一场相爱想杀就此开始了!

两年后,于曼曼修为到了炼气期一层后期,在这个世界算是有了自保的能力了,正好于曼曼也在这里呆的烦腻了,打算出去了,而且那个皇帝最近几个月不知道为什么不再来这里看她了,不对,应该说不再来看白涵了,也正好,可以趁着这个时间离开这里,结果吗比想象中要顺利的多了,想想也是,莫言现在被那个白涵的替身给吸住了心神,白涵已经被他差不多忘到了爪哇国了,而以前这里有人来打扫是因为皇帝对这里上心,现在有个活着的白涵出现了,那还哪里会记起这里的一个死的,所以那些来打扫的人也就慢慢的对这里敷衍了起来!所以这会于曼曼才能够顺利的离开,也算是托了那个替身的福了!

离开了这里,本来于曼曼是打算要给白涵报仇的,毕竟用了人家的身体吗,这原主的冤屈也应该替他解决了,可是于曼曼又想起了上一次在上个世界自己因为气愤,杀了那个世界的男女主,最后导致的世界崩塌,所以,想想,如果自己真的要提原主报仇的话,那肯定要杀死那个变态皇帝的,这样一想,还是算了吧,原主自己都不争气的,选择用死来逃避现实,现在换成了她,人家原主都不计较了,她那么伤心干嘛啊,算了,逍遥去了,努力的吸收好紫气,期待着能够早些凝成实体,到各个世界去,不用每一次都那么累的,每次都要从新开始,累啊!

这一世于曼曼过的很逍遥,先去看遍这个世界的风景,然后找了一个灵气比较浓郁的地方隐居,过完了这一世的人生,至于那个莫言和替身他们的爱情故事,跟于曼曼没有关系,只是偶尔的会听到关于他们的传说,什么皇帝遣散了后宫嫔妃,什么独宠一个男人,什么封了一个男人做皇后啊,什么皇后出走啊,什么帝后两人真爱入金,等等等等……总之他们过得很精彩,给这个世界制造了很多的让老百姓在饭后茶余的话题,不过这些就不管于曼曼的事情了,这个时候的她不知道走到这个世界的哪里去玩了。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