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灵魂摆渡 聊斋 二 2016-11-16 13:38 更新 | 3,903 字

赵吏愣了一愣然后贼兮兮的贱笑道:“我怎么没有想起来呢,嘿嘿~~美女,我靠,哈哈,美女~我~来~啦~”然后赵吏转身进屋,收拾东西,准备接着上路,这时候于曼曼郁闷的道:“我说,你就是再着急去找妞,也应该等天亮以后在走吧,现在还天黑着呢,你怎么上路啊?色鬼,不对,色鬼差!哼~”说完于曼曼转身,走到另一间屋子里,将孩子放下,然后于曼曼开始了每天的修炼,这个身体不会困,可以不睡觉,于曼曼就每天拿修炼来代替睡觉了!

赵吏要去京城,于曼曼也想去京城看看,而且那里很繁华,很适合养孩子,所以就跟赵吏一起上路了,一路上遇到鬼魂,两人都会插手将他们给送到地府的,一天,两人在一个集市上看到一个道士在跟一个卖梨子的商贩讨要梨子吃,可是那个卖梨子不给,然后那个道士生气了,这时候一个好心的人,买了一个梨子送给那个道士吃,然后道士说要请大家吃梨,不过却需要一颗种子,然后于曼曼就看见,这个道士用那颗种子居然当街就种出了一颗梨树,然后开花结果,道士从树上摘下梨子分给围观的人吃,于曼曼和赵吏也分到了梨子吃,其实于曼曼跟赵吏已经看出了这个道士的戏法,要说这个道士也讨厌,你家不愿意给你梨子吃,你却要用戏法,分走了人家全部的梨子,要知道这是人家辛辛苦苦一年,好不容易种出来的梨子啊。

说不定家里就要靠着这车梨子卖钱过日子呢?现在他这样做,让这个辛苦卖梨子的果农要怎么生活啊,真的是太过分了,看不过去的于曼曼打算让这个道士出出血,在那个道士转身要走的时候,于曼曼摄走了道士身上的一间法宝,这个法宝不能卖了,因为这个道士的道行不低,如果卖了,那么倒霉的可能是那个当铺,于曼曼不愿意拆西墙补东墙,没有意义,人家当铺也是辛辛苦苦做买卖赚钱的,那样做太不地道了!既然是这个道士骗了人家的梨子吃,那么就要付出点代价来。

道士分完梨子后,就离开了,等道士晚上在一座荒废的破庙里休息的时候,才发现,他的那件最好的法宝不见了,道士立马就暴走了,又来到了白天去过的分梨子的街道,多番打听后,知道白天在自己整完那个小气的卖梨子的小贩后,两个男人给了小贩二十两银子,然后对小贩说,这是那个道士欠他的,接着两个人就不见了,道士知道这两个人不简单,但是那件法宝对他很重要,他必须要给找回来,按照路人的指点追了上去,于曼曼知道那个道士肯定会追上来的,所以两人没有再客栈住下,而是选择了夜里赶路,虽然这样对孩子不太好,不过这个孩子不是正常人,晚上对他反而更好!

可能那件法宝对他太重要了吧,尽管两人走的不慢,还是被那个道士追上了,不给两人说话的机会,道士就怒目而视,愤怒的道:“把收魂环还给我!”

于曼曼不屑的一笑道:“你说给你就给你,你谁啊,凭什么啊,你可以用卑鄙的手法骗了那个男人一车子的梨,我这样做,也是给你个教训,那个梨贩子虽然不愿意给你梨子吃,那是他的自由,你要不到吃的,就偏光了人家一车的梨子,你知道你这样,很有可能会毁了一个家庭,那个果农辛辛苦苦一年才种出来的果子,被你这样一弄,他这一年就颗粒无收了,你让人家一家人,怎么生活啊,一家人抱在一起,活活饿死吗?”

道士被于曼曼说的噎了一下,好一会才道:“我,我只是一时气愤,再说你又怎么知道,那车梨子是他们的命呢?也许他们家里,还有一车子呢?”

于曼曼听了那个道士的话,攥起拳头就要上前去揍那个道士,不过被赵吏给拉住了,“唉我说你这个臭道士啊,你骗了人家的梨子,你还有道理了是不是,我现在是不能怎么着你,等你死后,看完怎么折磨你!”

那道士听了赵吏的话,一下子紧张了起来,防备的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不对,你们不是人,说,你们是什么怪物!”

于曼曼的脾气上来了,立马就反驳回去道:“你说什么呢?你才是怪物,你全家都是怪物,你个混蛋道士,你他妈找死啊!”

赵吏赶紧给于曼曼顺气:“唉唉唉,曼曼,咱们不跟他一般见识哈,不气不气啊!”于曼曼一把推开赵吏,上前就是给那个道士一拳道:“你不是想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好,我成全你,现在就让你知道,我是什么人!”说完就从空间拿出一把匕首出来,就要捅死那个道士,不过却被赵吏给制止了。

“曼曼,不要,我们鬼差不能杀人的,会被惩罚的,不要!”

于曼曼甩到赵吏的手,冷哼了一声道:“你们怕地府惩罚,我可不怕,在这个世间,除了那个该死的,谁也管不了我,我讨厌这个道士,他骂我是怪物,我要杀了他,哼~我杀过的人,能把整个大海给填平了,我怕过谁!”

“可是,这个道士是无辜的啊,不就被骂了一句吗?不至于要杀人吧,这太过了吧!”

于曼曼看了眼赵吏,收起了刀子,骑上白马,继续赶路了,赵吏瞪了眼那个惊魂未定的道士,然后也骑上白马,追上于曼曼,一起赶路。经过这次的事情后,赵吏明显有些怕她,在说话的时候,也没有从前那么随意了,路上遇到幽魂,两人都会出手让他们回归地府,也会碰到一些很怪异的事情,能帮的就会出手帮助,就这样两人硬是用了半年才走到京城,小孩子被于曼曼起名于青,跟了于曼曼的姓氏,现在小于青不用小杯子包住了,可以直立起来抱着,要方便很多,在赶路的时候,可以让孩子坐在马上,于曼曼从后面抱住他,防止他掉下马去,小家伙很可爱,长得很帅气,长大后肯定是个英俊的小伙子。

到京城后,赵吏跟这边的阴间管事做了登记,然后就开始上岗了,果然京城人多地广,是非也多的很,鬼魂也很多,赵吏每天都很忙,他真的听从了于曼曼的话,在京城开了一家小食店,可是因为手艺不是很好,所以生意不是很好,不过因为小食店里的食物买的都很便宜,所以生意虽然不算很好,但是还不错,勉强可以经营下去!

于曼曼在京城住了两年,在孩子可以满街跑后,就带着还是上路了,她在这一个世界是鬼差,还是一个自由的鬼差,所以可以到处走,这个世界有很多的孤魂野鬼,于曼曼每天也是很忙的,能在这里住上两年,休息两年,已经很不错了,在不干活,地府的那个大老板就该找上门来了,虽然她不怕她,但是现在的她也打不过大老板,虽然大老板也不能把她怎么样,但是烦人啊,那个小丫头,不对应该说是老妖怪,整人的花样很多,让人防不胜防啊,所以还是赶紧干活吧,既然这一世选择了这样活着,那就好好的用心的活着吧!

于青也能看见那些东西,所以于曼曼不用背着他干活,于曼曼收了他做徒弟,父子是不可能的,没有为什么,就是不想让孩子叫她爸爸!就这样两人在这个世界行走,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于青二十岁了,小伙子果然长的很帅气,孩子长大了,情窦初开,可是他克尽一切的命运,让他注定了要孤独一生。

可是于青不愿意这样过,他不相信于曼曼的话,最后爱上了一个女孩,于曼曼不想这个女孩惨死,所以千方百计的阻止他们在一起,师徒两人因为这个女孩,反目成仇,不过就算是这样,于曼曼也没有阻止两个人的相爱,事情也像于曼曼预料的那样,女孩被于青给克死了。

这天于曼曼在农郊的一个院子里晒着太阳,因为于青的事情,于曼曼这几个月都在这里住着,院子是她租的,交了一年的房钱。正在于曼曼晒得正爽的时候呢,于青满脸泪水的来了,他进了院子后,看到于曼曼在椅子上坐着,跑到于曼曼面前跪下,满脸泪水,哭求着道:“师傅,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求求你,救救淑秋,她是无辜的,她不该这么早死,我不想看着你送她走,师傅求求你,救救她吧,我答应你,以后,再也不会对任何女孩动心了,就算孤独一生也无所谓,这是我的命,我认了,师傅~救救她…”

“唉~起来吧,告诉我,她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毕竟是自己养大的孩子,虽然这孩子这段时间很混账,但是现在孩子这样哭求着她,她又怎么忍心放任他不管呢。

于青失魂落魄的曼曼的说出了事情的经过:“本来我们好好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身体就慢慢的越来越弱,请了好多医生都没有用,现在她已经昏迷不醒了,师傅,为什么,这是为什么,她这个样子真的都是因为我吗?师傅,告诉我好不好,就算要孤独一生,我也知道原因,我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活着!”

于曼曼叹了口气,看了看天,缓缓的说出了当年的事情:“那年我游历到一家寺庙里,寺庙里墙壁上有一面壁画……我想知道,人跟鬼生的孩子是什么样的,所以就插手了他们之间,保护你母亲,安全的生下了你,本来,你不应该生存在这个世间的,是我多事,插了一手,才有你的出生,可你是半人半鬼,是这个世间所不允许存在的,虽然有我在保护你,但是你却不能跟人类接触,不然,你身上的阴气会伤害他们的,时间长了,就会危及他们的生命,你爱的那个女孩,就是因为和你在一起时间长了,被你的阴气所伤,才会生病的,我多次劝你,你都不听,现在她被你的阴气进入了全身,阳气没有了,才会这样,如果我算没错的话,过了今晚子时,就是我该出场的时候了,你知道我的身份,我是鬼差,我一出场,就是送她离开,如果你真的想救她,就要离开她,永远不能见她,你能做到吗?”

于青笑笑,凄凉的道:“我早就想到这个结果了,我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师傅,谢谢你给了我生命,虽然这可能不是我想要的,可是还是要感谢你,如果有可能,我希望下一世,我能够好好的爱一人,娶她,生个孩子,平凡的过一生!”

于曼曼看着失落的于青,心里一时间很不是滋味,摸了摸于青的头发,然后站起来,骑上白马,去救那个女孩了,救活了女孩,于曼曼带着于青离开了这里,于青终此一生也没有回来过,那个女孩被于曼曼抹去了跟于青相爱的所有记忆,没有了记忆的她,很快在父母的安排下,跟一个门当户对的人家的公子成亲了,婚后生了三个孩子,一生过得还算幸福,她不知道在这个世界的某一个地方,有个男人一直在默默的爱着她,直到生命结束!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