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穿越老九门 2016-11-26 14:54 更新 | 6,834 字

第九十四章穿越老九门

再次醒来,别的于曼曼没有感觉,就是觉得胸口凉凉的,而且呼吸十分困难,费力的低下头一看,发现胸口烂了一个大窟窿,而且还是光着身体的,哎呦我靠,这是找死的节奏啊,怎么办,现在身体很灵魂还没有结合好,这次不知道怎么了,灵魂跟身体结合的十分不好,也就大概结合了百分之三十这样,所以这会就算于曼曼有救治自己的法子,也动不了,也自救不了,靠,尼玛,难道就这样再次等死?!

展昭在于曼曼穿越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已经被弹出空间,随天意去附身能够附身的尸体去了,如果这会于曼曼死了,那么她跟展昭又要分离了,想要在相遇可就难了。

如果这会能够出现个人就好了,那么自己拿出的东西,就有人可以帮着给自己弄了,于曼曼保证,如果自己能够得救,一定会答应这个人一个条件!刚才系统已经给这个身体测过灵根了,这个身体是很好的木系单灵根,很好的灵根耶,修炼的话,能够很快的!哎~不过这个地方,荒山野岭的,想要出现个人,难了!

不过于曼曼刚刚叹完气,远处就出现了一个人,于曼曼大喜,想要大声叫唤,可是这时候才发现,根本发出了不了声音,这个身体流血太多了,加上灵魂跟身体没有结合好,现在是虚弱的厉害,靠~明明希望就在眼前,却要眼看着他溜走,靠,靠靠靠~~~

远处的这个男人叫张启山,上次他带队到这个矿山探秘,最终无功而返,还差点丢了命,可是这个事情一直压在他心里,而且今天不知道怎么了,耳边一直有个声音,让他再次去一趟那个矿山去,一开始张启山还没有当回事呢,可是这个声音一直在耳边响起,被烦的不行的张启山,没办法,只能穿上衣服,根据耳边的这个声音独自一人来到矿山,可是刚想进去,耳边的那个声音再次响起,不要进去,不要进去!

张启山转回来,打算在山上走走,看看能碰到什么,很快的,眼前出现两条岔路,张启山看着眼前的两条路正不知道选择哪条路呢?然后耳边的那个声音又响起了,‘左边’!张启山顺从那个声音,朝左边走去,一直往前走,然后就看到远处躺着一个光着身体的女人,张启山紧走上前,来到女人的面前。

女人胸前开了一个大洞,全身都是紫青的掐痕,虽然还有呼吸,但是注定救不活了,张启山摇摇头,将身上披着的大衣给女人披上,打算送女人最后一层,就在这时,张启山看见女人看向自己的眼神很奇怪,然后突然发现,女人身边出现一个瓷瓶,里面装着翠绿色的水。

于曼曼废了老大的力气说出两个字:“我……喝……”张启山指着瓶子问:“你是说,把这瓶子的水,喂给你喝?”于曼曼没有说话,因为她实在没有力气说话了,只是那样瞪着他看,张启山没有办法,拿起瓶子道:“不管了,反正你要死了,如果喝下这个水,能救活你,那你是命不该绝,如果不行,你就认命吧!”这会于曼曼已经在心里开骂了‘尼玛的,哪来那么多废话,赶紧给我灌下去啊!’然后于曼曼就见男人总算是拿起瓶子,小心翼翼的掰开于曼曼的嘴,将瓶子里的水,给于曼曼灌了下去,瓶子里的水是于曼曼以前用灵泉水和各种灵药炼制的于曼曼给起名为生死水,这种水是专门给受了重伤,将死之人喝的,水喝下去后,能够以肉眼的速度伤口快速长好,恢复如初。

张启山看着这神奇的一切,惊异的说不出话了,他终于知道自己今天为什么要来这里了,耳边那个奇怪的声音估计是眼前这个女人弄的吧?其实这个张启山就弄错了,那声音连于曼曼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伤好了,于曼曼赶紧从空间里,拿出衣服穿上,然后转身跟男人道:“告诉我你的名字,我现在有点忙,等我以后去找你,你帮助了我,我会答应你一个愿望,你要想好了哦!”

张启山呆呆的回答:“张启山!”于曼曼一抱拳:“好,我知道了,后会有期!”说完于曼曼让系统帮助自己飞行,离开了这里!张启山看着那个本来必死的女人,神奇般的好了,然后问了自己名字后,就在自己眼前,就那样,飞…飞走了!

虽然很震惊,不过张启山还有事情要做,只能强迫自己将这件事放在心里,至于那个愿望,他现在还没有想到,等以后再说吧,于曼曼这边,系统带着她找到了一个山洞,暂时在这里住下,她要先将灵体契合好了再出去,至于那个张启山,于曼曼看出来他以后还有很多麻烦,自己有的是机会报答他的救命之恩!

一个月后,于曼曼终于将灵体契合完好,也打算出山了,修为经过这一个月,编程自动修炼,加上于曼曼自己修炼,现在她已经是练气二层中期了,不得不说,这单灵根真的很好,修炼的就是快,这卜卦之术于曼曼不是很精通,虽然还不能给修炼之人算命,但是给一个小小的凡人算卦还是小意思的。

她按照张启山的名字卜了一挂,发现他好像有麻烦了,于是赶紧收拾了一下,下山去了,让系统找到那个男人的所在地,于曼曼赶了过去,在半路的时候,天下起了大雨,还好空间里有雨伞,现代的,古代的都有,拿出一把油纸伞,晃晃悠悠的来到了那个张启山住的房子前,就看到一个男人抱着一个半死不活的女人,跪在铁大门前,痛哭着求什么药?

“这个女人怎么了,呦~这是得了重病快死了啊!”于曼曼话音刚落,就看到那个救过自己的男人跑出来,打开大门,一把抓住于曼曼肩膀着急忙慌的道:“仙子,求求你,救救她,你要怎样都可以!”

于曼曼眨眨眼,看着张启山道:“这是你的心愿吗?可以,我可以救她,很简单,但是你确定,这就是你的心愿!?”张启山毫不犹豫的道:“是的,这就是我心愿,请你救她!”于曼曼歪歪头,叹了口气道:“唉~算了,这一次算是我免费送你的,你这个傻瓜,你知不知道,我的心愿是很值钱的,很珍贵的,你却把这个心愿浪费在一个跟你没有关系的女人身上,真的傻瓜!”然后拿出一个瓷瓶递给张启山道:“这里有三粒药,一天一粒,三天后,她就没事了,保证活蹦乱跳的,活到一百岁没有问题,傻瓜!”说完,于曼曼生气的转身走了,这次来实在是闹心,原来自己许下的心愿,这么不值钱,随随便便一个女人就可以得到,真是太气人了,哼~去找我的小展昭了!

按照系统的地图指示下,于曼曼找到了展昭这次穿越附身的所在地,这里有个大户人家正在办喜事,而地图上显示的展昭的所在就是在这个办喜事的大户人家的里,于曼曼离开就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从空间里拿出不知道什么时候炼制的隐身符,贴在身上,悄悄的溜进了这户人家的大宅子里,顺着地图上的指示,找到了展昭所在的屋子里。

开门进去,就看到一个盖着红头巾的女人,在走来走去,将灵力聚在双眼之中,于曼曼看到了女人身体之中展昭的灵魂,“展昭?”女人听见声音猛然转过身,一把撤掉头上的红头巾,然后就听见于曼曼大笑的声音“哈哈哈~~哈哈哈~~~展昭~~哈哈哈,你,你,哈哈哈~~你穿成了女人,还要嫁人了,哈哈哈~~太搞笑了!”

本来展昭还很感动,于曼曼终于找到自己了,可是那感动却被于曼曼这大笑声给冲击的干干净净,展昭冷着脸,生气的扭过头,不去看于曼曼,等于曼曼笑够了后,才发现自己闯祸了,赶紧上前去道歉,好一番哄劝,才解了展昭的气。

“曼曼,现在怎么办,我要被逼着成亲了,难道,你要看着,我跟别的男人成亲……这话怎么这么别扭,反正我不管,赶紧就我出去,这个身体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修炼不了,可是我该修炼内里,又慢的很,唉~真是急死我了!”展昭穿着一身新娘装,抓着于曼曼的手,着急的说道!

于曼曼拍拍展昭柔嫩的小手,把玩着不紧不慢的道:“别急,这不是有我吗?刚才系统已经给你测试过灵根了,你附身的这个身体没有灵根,这一世啊,你就修炼内里吧,至于成亲的事情,你啊,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永远只能是……我的人!”于曼曼亲了展昭一口,霸气的说道,看着展昭红了脸,于曼曼笑了,然后站起来道:“好了,不耽误时间了,我们走吧,再不走,你的新郎就要来洞房了!”展昭轻轻打了于曼曼一拳,娇柔的道:“讨厌~”“哦呜呜~~娘子,你的声音,好诱人哦,哈哈哈~~走!”看到展昭再次红了脸,于曼曼大笑着,给展昭贴上隐身符,然后两人离开了这家大宅子,远离了这个县城。

两人再次来到于曼曼住的那个山洞,这一世两人都是女人,展昭虽然不太习惯,但是为了陪伴于曼曼,这些都是必须经历的,穿成女人还好,以后说不定还会穿成畜生什么的,唉~以后习惯了就好,不过,展昭本身喜欢的就是女人,所以还是没有问题的,至于于曼曼更没有问题了,她以前就跟几个女人在一起过,蕊子里还是有着百合的成分的,可以说于曼曼是双性恋,所以也毫无压力的!

两人在山洞里拜了天地,成就了夫妻,不过这一世两人在床事上有了变化,以前是展昭做主导地位,现在是于曼曼做主导地位,于曼曼是夫,展昭是妻,一开始展昭真不很不习惯,也很不好意思,不过于曼曼的手段很高超,展昭很快就沉入到于曼曼带来的极乐欲海之中,再也上不了岸了!

事后,展昭躺在于曼曼的怀里,“你啊,手段真多,你有很多经验哦~对了,这一世,你附身的这个女人有什么样的经历啊?我这个很简单,就是一个商户人家的千金,从小衣食无忧,长大了,在父母的介绍下,跟那个门当户对的小子成亲,不过后来就被你搅了,估计新郎现在应该在哭吧!呵呵~~”

“管他死活呢,敢娶我的女人,没杀了他还算好的!哼~”想到这事就生气,要是自己再晚去一步,那岂不是,被他洞房了,靠~展昭赶紧安抚于曼曼,这事如果换成他,也会很生气的。

抓住展昭柔嫩的小手,亲了一下,于曼曼慢慢的道:“这个身体啊,还真的是多灾多难,她出生穷人家,后来因为家里太穷,被家人给卖了,然后又被几经转手,最后沦落妓院,后来好不容易赚够了赎身的钱,得了自由身,却在打算到外地谋生的时候,遇到了强盗,不但被抢光了银钱,还被那些强盗给轮了,最后更是被一刀捅在胸口,给扔下了山崖,我穿过来的时候,原主光着身体,躺在山林间,胸口流着血,又因为灵魂跟身体没有契合好,全身都动不了,还好这个时候,那个叫张启山的男人来了,他救了我,不然啊,我们可能又要分离了,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再次相聚!”

“那可要好好帮助那个张启山啊,没有他,我们又要分离了!”“是啊,我已经给了他一个心愿,前两天,他居然为了救一个跟他没有关系的女人,要用了这个愿望,真的是傻透了!”展昭看着于曼曼,紧张的问道:“你就这样给他了?”于曼曼摇头:“当然不会,我于曼曼的命岂会那么不值钱,那一次就算是免费送的了!”“嘻嘻~你啊,就是嘴硬心软,我知道你是不忍心才会救那个女人的,什么免费送的,你虽然杀人无数,但我知道,你还是有着善心的,不然我怎么会爱上你!”

于曼曼看了看展昭,抱紧了他:“被你看透了,唉~算了,等过几天我们就去看看,我算出那个张启山会有不少麻烦,恩情啊,有机会报答的!”

于曼曼为展昭打通了经脉,这样展昭可以很快的修炼内里,北冥神功可以帮助展昭快速的修炼,于曼曼将自身的灵力转化真气给展昭,让他可以快速的修炼,等展昭武功小成后,两人就下山,顺着系统空间里的指示,找到了张启山的所在地,没想到见到的确实疯疯癫癫的他,这是小事,至于那要找的什么圣药,对于曼曼来说,只是垃圾而已,她有更好的药,给张启山吃下后,他的疯病很快就好了,不过他好像还有什么心事,还是呆呆的,不过于曼曼真的不想参与进去,可是为了保护张启山,于曼曼和展昭还是跟着一起回来张启山的张家老宅。

一进入张家老宅,于曼曼就感觉一股阴森森的感觉,不过这对于曼曼来说是小意思,展昭身上有自己给的辟邪的玉佩,也没有关系,不过想了想于曼曼还是给张启山还有跟着一起来的三个人辟邪的玉佩,这样遇到什么事,也能挡一挡。

在这里,张启山果然醒过来了,本来于曼曼是要走的,不过张启山知道于曼曼不一般,请于曼曼跟着他们,不是愿望,就是请求,于曼曼想着,反正自己也没有什么事情做,那就跟着呗,算是保护他吧!

回到上沙,于曼曼应张启山的请求,先去救了他的朋友,二月红,不过因为这里的局势变了,张启山办事有些束手束脚,连着于曼曼也要被束手束脚的在这里,这可不是于曼曼的性格,一天晚上,于曼曼肚子闯进了那个二月红以前的徒弟的家里,一掌拍死了那个叫什么陈皮的男人,真是碍眼,顺便还拍死了另外几个男人,和一个外国人,对了,还有一些岛国人,对于岛国人,于曼曼肯定是会赶尽杀绝的,等第二天张启山起床后,到外面逛了一圈回来后,发现,这里一切都变了,长沙的主事人全都一夜之间死光了,还有就是,这个死了很多的岛国人,几乎是死光了,张启山当时就想到这事应该是于曼曼干的,张启山决定回去问问她。

“仙子,那些人都是你杀吗?”张启山看着坐在桌子上,悠哉的喝着茶的于曼曼,小心翼翼的问道。

于曼曼不在乎点点头:“我不喜欢束手束脚生活,所以那些讨厌的人,敢让我这么不自在,那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那就消失好了!”

张启山真的很想说,你这样好任性啊,不过他是没有胆量说的,长的那些主卫的头头死了,群龙无首,张启山要忙的事情很多,等他忙完了军务上的事情后,众人打算再次进入矿山,这次有于曼曼陪着一起,所以他放心的很。

来到矿洞后,展昭对一切都感觉很新鲜,毕竟前世他一直陪着包拯在办案,下墓这种事情还真的没有经历过,于曼曼好笑的对展昭说:“你如果喜欢下墓冒险,以后,我陪着你,去冒险,去见识各种奇怪好玩的事情,怎么样?”展昭温柔的笑笑,点头,主动的亲了一下于曼曼,然后跟着众人一起向墓的深处走去!

在众人走到一个大房间的时候,那个叫八爷的对着一个墓志铭跪下,嘴里念念有词,张启山给于曼曼解惑,原来那个墓志铭是青乌子的墓志铭,而青乌子是他们算命这一行的一个传奇般的人物,于曼曼撇撇嘴,不在意,比其她自己来,这个青乌子算什么!切~

走过了青乌子的墓志铭,大家来到了一片陨铜的世界,众人对这里都很惊奇,不过于曼曼却不在意,她走过的地方,比这里神的地方,多得是,宇宙她都走过好几回了,这点场面算什么。走过巨大的铁链子,大家终于来到了一块平台上,平台上一块巨大的陨铜,众人都议论着怎么给弄走,看不眼的于曼曼给了张启山一个储物戒指,带到张启山的食指上,刺破他另一个手指,将血滴到戒指上面,对他说:“现在这个戒指已经认你为主了,你要想要这块陨铜,手按着它,心里想着进,那么这块陨铜就会被收到戒指里了,收好它,这个戒指如果被传出去了,肯定会天下大乱的,对了,戒指里面的空间有五十足球场那么大,送你了!”将储物戒指送给了张启山,然后说了一番很不负责任的话后,陪着展昭四处看看,展昭对这里的一切都很好奇,不看看,岂不亏了!

张启山摸着食指上的戒指,感觉着戒指跟他心灵相通的感觉,对于曼曼郑重的说了声谢谢,于曼曼看着八爷和二月红羡慕的眼神,于曼曼翻了个白眼,然后一人扔了一个储物戒指给他们,空间都是差不多大小的,两人宝贵的跟什么似的,将戒指认主,决定了,这戒指以后就当做传家宝传下去了!

张启山启动乐机关,一具棺材升了上来,是那个青乌子的尸体,尸体栩栩如生,于曼曼是没有觉得怎么样,不过张启山他们却觉得很神奇,二月红在青乌子的尸身上找到一卷卷轴,打开,在里面看到一句话‘死人就是活人,活人就是死人’,二月红挑了挑眉毛,没有看懂,将卷轴扔给张启山不管,继续寻找出去的机关!

八爷在研究那个卷轴,于曼曼不关心这些,抱着展昭继续在这里转悠,展昭对什么都好奇,看到什么都都给收进储物戒指里,这储物戒指是于曼曼特意给他炼制的,里面空间有半个地球那么大,可以放心的任性的放进很多东西!

在这里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大家继续前进,然后一晃,于曼曼知道,他们进入了幻境了,不过除了于曼曼外,谁都没有发觉,于曼曼再次翻了个白眼,一挥手破掉了幻境了,大家恍然,不过于曼曼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破了幻境,这割矿山就开始震动,张启山一看,道:“矿山要塌了,我们赶紧走!”八爷迷糊的道:“哎~为什么啊,我们没有做什么啊,这矿山怎么会塌呢?”二月红一把拉着八爷边跑边道:“你还管这些干什么,赶紧走吧!”就这样一行人莫名其妙的走了,等跑出去后,矿洞完全的塌了!

这边已经没有于曼曼什么事情了,她打算带着展昭去探险,这次矿洞探险,让展昭彻底的对墓穴探险起了兴趣,他们打算去找找还有什么别的古墓,打算去看看!张启山他们这边走不开,所以于曼曼和展昭二人走了,不过于曼曼对风水什么的虽然后所研究,不过确实不是很精通,他们一起找了好几年,也没有什么收获,不过,遇到了很多的岛国人在华夏为非作歹,两人是见到岛国人就杀,渐渐的也忘记了去探险的事情,专心杀气岛国人,没有几年,战争开始了,两人投入战争,彻底的忘记了去古墓穴探险的事情了!

后来有一天,两人再次回到长沙的时候,见到了张启山,他已经做了大官,对于心愿,说实话,这一生他过的很圆满,他告诉于曼曼,他的心愿就是,希望张家能够延续下去,不要多么的风光,只要平平安安的在这个世间就好!于曼曼答应了他的请求,给了他一枚传世玉佩,只要有这枚玉佩在,那么张家就会永远存在!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