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火烧酒店 2017-07-03 15:14 更新 | 1,071 字

苏以渔站在酒店客房门口,内心挣扎,握着房卡的手微颤,终把心一横,刷卡,踹门。

有些事,必须亲自面对。

宾馆床榻上,一对男女热情纠缠。

此情此景,何等不堪。

然看面对这幅早有心理的场景,苏以渔不怒反笑。

听到门响,床上的人立刻停止动作,待看到门口站着的人,床上的男人吓得差点从床上滚下去。

可他身下的女人看到来人扔抱着他不肯放。

但男人早恢复理智,快速将女人从身上推开,连滚带爬的来到苏以渔面前,拽着她的手臂,苦声哀求,“小渔,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看到的这个样子。”

可还未碰到,就被苏以渔一把甩开,“别碰我,脏!”

“小渔!”男人还去拽她,可仍未碰到就被快速躲开。

床上的女人见状,赶紧爬下床,来到男人身边,媚声娇嗔,“朗,你怎么丢下人家不管?”

看到女人下床,宇文朗吓得脸色都发青。赶紧扯了被子,打算遮住他们两个人的身体。

而苏以渔瞪着眼前一对都不及穿衣服的狗男女,牙齿咬得咯吱吱直响,“干柴烈火还嫌不够旺是不是?没关系,我可以在给你加把火。”

不等两人反应,苏以渔从口袋里掏出一枚燃烧的打火机,一把扔到二人刚翻滚过的床上。

酒店的床单被罩都是聚酯纤维,十分易燃,一点火星,足以燎原。

女人还在床上,一点的火星,霎时间将这个大床烧着。吓得女人惊恐大哭,“苏以渔你这个疯子。”

宇文朗被眼前的景象更是吓得面色惨白,愣在原地,不知道该如何动作。

映着火光,苏以渔冷瞥床边那一对被吓傻的狗男女,未再说一言。反手将门扣上,快速离开,任由那一对被锁火中的男女痛哭哀嚎。

出了酒店,未敢多做停留,赶紧上车离开。

她刚烧了亚洲最豪华酒店的客房。她现在虽是部门经理,可一间客房足够她干一辈子的工作。

不给她犹疑的时间,宇文朗披着一张烧得残缺不全的毯子,已从酒店追了出来。而在他身后,还跟着数十位保安。

看那一队保安疯狂追逐的架势,应该是烧客房的事情东窗事发,她不敢多做停留赶紧启车离开。

让她赔偿,卖身都不够。

但这笔账不该算在她身上,是宇文朗大婚前偷情,还非去那么好的地方,要赔也该是他赔,赔得他倾家荡产。

打定主意,她加快车速。

这个时间正好是上班高峰,路上车多人也多,她有心开快,却卡在路中间慢速移动。

眼看着身后疯狂追赶的人,变成了疯狂追赶的车。

苏以渔心中一沉,不敢多做停留,在拥堵的街道上,没将车减速,反而加快速度。

就在与前车马上进行亲密接触时,车突然侧立,与地面形成完美的45度夹角,在前面两车的夹缝中穿行而过。

说穿行还不如说飞行,让追在她车后的保安,直惊得的目瞪口呆,生生为在前车内做着的先生捏了一把冷汗。

少爷万金之躯,车上到底是哪个疯子,敢如此亵渎少爷的生命。

等他们抓到她,一定不会放过她。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