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卢国太子 2018-01-04 18:57 更新 | 2,389 字

柳沐刚刚打理好,却感觉周围暗流涌动,树林,不,准确的来说,是院子里,都被包围了,她感觉到了只属于杀手的一种杀气,正在无声的吞没,这是她的地盘,杀手来了,肆无忌惮!

妙晴这时也感到不对,抓紧她的手,手上一层细汗,显然被杀手的气势镇到了。

柳沐警惕的看着四周,一时间好像时间暂停,院子里安静的可怕,只有风“沙沙”做响。

就是现在,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拉过妙晴,躲过砍向她的那一柄大刀。那刀泛着阴阴森森的寒气,多少人曾丧命于此。在阳光的照耀下,那大刀泛着白光,照出妙晴煞白的脸庞。

刚才好险,若不是姐姐即使救下,她此时怕已经是刀下亡魂了。

黑衣人见被她躲过一劫,知道偷袭不成,便召唤同伴,一时间,整个院子,占满了黑衣人,杀气腾腾,肃然沉重。

黑衣人一得指令,全部围上来,柳沐一边飞快的躲着,一边将妙晴甩出去。

柳沐动作轻巧,灵敏,又有武功底子,对付几个杀手没什么,只是,妙晴…

这时,黑衣人看出了柳沐的忧虑,直直往惊魂未定的妙晴杀去。妙晴早已吓得魂飞魄散,早知道就该习武,也不会如此下场。

柳沐眼看着妙晴陷入危机,自己也无能为力。

妙晴闭上眼睛,等待痛苦的到来。

可并没有预想的那样,她只看到一袭黑衣,绝世精华,凤眼剑眉,星目璀璨,只是一眼,柳沐便在他眼中看到了天生的王者气质,这个男子,不简单!

妙晴被抱在半空中,前面是男子结实的胸膛,她的心也怦怦直跳,她觉得呼吸快要停止了,第一次与男子接触。她下意思的抬头,瞥见他惊世的容颜,她的血液都凝结了,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男子,岁月静好。

她只希望时间在这一刻停下,永远都停止着。然而,等她再次回神的时候,男子已经抱着他下落,她站在地上,还有些踉跄,可算是想起来她差点死在刀下,顿时脸色有些泛白,还好,自己还在,还在柳姐姐这里!

男子刚落地,旁边草丛极速窜出一道身影,快如疾风,让人看不清他的动作,只见黑衣人一个个倒下,毫无预兆。

身影又以极快的速度飞回草丛,这一系列动作不过一眨眼间,快到让人察觉不到。

柳沐打量着眼前黑影男子的穿着,心里极速转弯,猜想他的身份。

他一身玄色衣裳,布料乃是十分罕见的云南锦,云南锦价值连城,且十分稀有,并不为所有人所知。他腰间挂的一块看似毫无起眼的玉佩,却是岷州和山所出,千金难求,玉佩通体纯白,精细的做工,雕刻的花纹,精细如斯。

他此时背着阳光,阳光透过他的肩膀,爬上他的眼睛,却显得那么格格不入,这是一个身后在黑暗里的人。那男子也注意到她,转头与她对视。柳沐并没有被发现的尴尬,而是大胆对上他的眼睛。

他一惊,这个女子,是他这么多年来,唯一一个不害怕与他对视的人,也是唯一一个眼神中带着探究的人。那双眼,可以勾人心魄,也是深不见底,他也看不透。

看他震惊的眼神,柳沐微微勾唇,移开视线,扶起妙晴,对福了福身,温柔缱绻的声音,“多谢公子相救。”

其实说实话,这位公子长得太好看了,若不是心有所属,恐怕都会被他招了魂,柳沐想着,不过他看起来不是那么简单。

男子反应过来,这女子,比传闻中厉害的多,竟然可以不知不觉被吸引上去,这一趟,没白来!

他饶有兴趣的盯着柳沐,似乎要把她看透,“姑娘不必多礼,敢问姑娘芳名?”他是救命恩人,询问姓名自然平常不过了。

妙晴看着两人动静,觉得有点不舒服,嘴角泛起苦涩的微笑。她知道,柳姐姐真的很优秀,优秀到,只要她出现,其他人就只是陪衬,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她还是被忽视的那个。

 其实妙晴长得眉清目秀,眉眼如画,绰约多姿,一身黄衣,更衬得她活泼开朗,巧笑嫣然。只是因为她总爱跟在柳沐身后,才会容易被淹没。

柳沐没有注意到妙晴的神色,刚要开口,妙晴突然答到:“我叫妙晴,许家三小姐!”

柳沐一脸诧异的望着妙晴,她今日,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男子没想到妙晴会回答,他拱手,“许小姐!”

妙晴笑着望着那男子,她觉得,他就像世间最好的烟火,她多想…

男子看着妙晴如此的看着自己,眉头不着边际一皱,“在下胤竹。”

柳沐在旁边观察着,自然是看见了妙晴对他的不一样和胤竹的不适,她垂下脸庞,“小女柳沐。”

胤竹再次看向她,似乎要从那空无边际的眼眸中看出什么。

胤竹,墨竹,倒真是他了。柳沐竟不知,卢国太子如此清闲,还是有别的意图。

你永远不知道,你猜忌别人的时候,别人也在猜忌你。你在思虑如何利用别人时,也许早就在别人的棋盘上。

“妙晴亲自泡茶,不知公子可否赏脸?”妙晴站在柳沐身后,见胤竹看过来,以为是看着自己,她脸蛋红红的,芬发着醉人的晕云。

柳沐并无不妥,正好妙晴帮了一把,也算是吧。

胤竹眼中闪过一丝异色,似乎还在思考。“胤公子不必为难,救命之恩,无已为报,就算是我们一番心意了。”柳沐酥酥软软说着,时间不多了,绝对不能放过一丝机会。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胤竹摆摆手。

其实柳沐并没有十足的把握,也不了解他的性格,不可盲目了,就拿妙晴当个幌子,只是,妙晴若是动了真心,可就不好了。

妙晴年纪小,阅历少,对于很多事情,她随着自己本心,但若是走错了一步,那就步步错。

绕过纷纷扰扰的长廊,娉娉婷婷的花草在脚下摆动,叹君亭,屹立在此。浓浓的白雾,似是给此地平添一番神秘的轻纱。

叹君亭乃是禁地,闲杂人不得靠近的,所有此地十分安静,安静的只有风声,四月的风,不冷不燥,轻轻的抚摸着万物。

亭子里摆放好了瓜果,还是茶具,焚着淡淡的沉香。沉香本就名贵,在朱雀大陆也十分稀有,一直以来为各国皇室所供应,只是如今沉香越来越少,实在是供应不足了,皇室都很少见了,如今在普通青楼一个亭子都有,实在是让胤竹没有想到。他不由得再次打量一番柳沐。

柳沐充当不见,外表笑的妩媚,心里却是叹着,没想到妙晴把他带来这,真的大意了。

妙晴心中一丝不悦,她还是笑着,“姐姐,这里没有茶叶了,你能帮我去取吗?”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