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入漱玉斋 2018-01-04 18:58 更新 | 2,385 字

她优雅起身,“好啊,那你可得好好招待胤公子,切莫怠慢了!”

她日有所思的望了一眼妙晴,笑的风情万种,妙晴,姐姐知道你喜欢上了她,这次机会,你好好把握,就怕下次再见,就是敌人,望你不要陷进去。

妙晴也同样坚定的的看着柳沐,姐姐,你信不信,这就是一见钟情,不管他如何,我这一生,都放不下了。

胤竹自是不知道姐妹两打的注意。

“许姑娘,家兄可是许慕?”胤竹突然开口,许慕他可惦记很久了呢,只是一直不为她所用,若是搞定这个许三小姐了,可是会简单的多。

妙晴见他主动开口说话,她掩不住的笑意,嘴角翘起,“是,是我大哥,胤公子认识吗?”胤竹点点头,“见过一次罢了,只是家兄看起来清高,实在是不好相处。”

妙晴低下头,有些为难,“我大哥脾气却是不好,又不愿入朝为官,也不愿打理生意上的事,平时跟我们几个弟弟妹妹也不亲近,看见他的机会都很少。”

胤竹了然,看来情报确实不错。“那么许大公子淡泊名利,他可有什么志向?”

妙晴拿去一块糕点,腻腻的像她现在心中的甜蜜快感,“当然有!大哥平时最爱的就是…”

“妙晴!”柳沐突然从远处喊住她,她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没说什么。

妙晴这才住了口,起身看向柳沐,嘴角笑意不减。胤竹眼中寒意乍现,深幽暗流,柳沐!

柳沐手中拿着茶叶,小跑过来,气喘吁吁,“妙晴,快烹茶吧!” 妙晴接过茶叶,开始倒弄。柳沐坐下,看着妙晴熟练的动作,这丫头啊,不知道是太天真了,还是傻。

“烫杯之后,先将合适温度的水冲入杯中,然后取茶投入,不加盖。 此时茶叶徐徐下沉,干茶吸收水分,叶片展开,现出芽叶的生叶本色,芽 似枪叶如旗;汤面水汽夹着茶香缕缕上升,如云蒸霞蔚……”妙晴滔滔不绝的说着,手中的动作也极为到位,胤竹都极为赞赏的看着她,这个女子,泡起茶也有一手嘛!

许久妙晴端着茶,递给胤竹,胤竹轻泯了一口,果然,气味中淳,起先涩苦,慢慢的,清香溢口。

他不由得叫道:“好茶!涩中带苦,苦中转甘。许姑娘当真泡的一手好茶!”

妙晴顿时红了脸,以前爹爹总要自己学茶,如今可算是有了用处。

草丛森森,沙沙作响,胤竹脸色一变,放下茶杯,“二位姑娘,我突然有些事情,就先离开了。”还没等妙晴说什么,胤竹闪身离开。她有些遗憾的拿起胤竹的被子 ,“姐姐,我是不是做错了?”

柳沐一双小手撑着头,眼中风情万种,“喜欢就是喜欢了,可有些事情,还是不能多加透露。”

妙晴迟疑问道:“你知道他的身份吗?” 柳沐叹了口气,声音低沉,“他呀,是卢国太子,那个醉心权势的人。”

妙晴一怔,泛起苦涩的笑,“姐姐,你说老头为什么要对我这么残忍,我好不容易忘记了他,却又喜欢上了一个比他还可怕的人。”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姐姐,我该怎么办?”

凤仪宫内,一黑衣男子跪在地上,“主人,属下失败了。” 皇后冷哼一声,似是在嘲笑他的愚蠢,“既然失败了,还回来干什么?”

黑衣男子吞了口口水,强忍着打颤,“属下说了,请主人饶属下一命。”

皇后一顿,饶有兴趣的看着他,“说吧。”

“属…属下发现,卢国太子墨竹来白月了。”

皇后一怔,似是望着外边的锦华面貌,似是在感叹,“阿熙的儿子,来了?”

那是一片桃花,粉红的地貌,那名男子,站在地上,美如冠玉,手中捧着一支花。“欢儿…”

她看着外面,无限的向往。

黑衣人看她呆住了,“主人,我现在,可以离开了吗?” 皇后笑的阴森,不过他没有看见。“好了好了,下去吧!”

他送了一口气,端正行了一礼,倒退了出去,总算逃过一劫! 皇后妩媚的眼睛阴暗不定,她对着暗处使了一个眼色,顿时殿内气氛都松动了许多。不一会儿,另一个黑衣人进来,轻轻擦着带血的亮刀,“主人,处理掉了。”

皇后嘴角扬起,“任务失败了还敢回来和本宫谈条件,可笑!”

那黑衣人不语,退回暗处,仿佛他从来不曾出现过。又剩皇后一人,只听她轻轻呓语,“阿熙,你儿子来了,你说,我该怎么办呢?我是该以德报怨呢?还是冤冤相报何时了?你的儿子,却不是我的儿子。这些年,你不断有消息传来,从你立了除她外第一个妃子,你的第一个儿子,第一个女儿,立了太子…… 你还记得吗,第一次,我说喜欢桃花,你就去先皇为表姑打造的花圃,偷偷摘花给我。”

空荡的大殿,只有她一个人,轻轻的诉说,有时候,她会笑出声来,露出小女人家的娇羞。

“后来有一次,被先皇发现了,他发了好大的火气,把你禁足了,好几天都看不到你。于是,你又偷偷跑出来…”她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脸上竟是甜蜜的滋味。

醉仙楼中,一天的喧闹早已结束。柳沐静静的坐在椅子上,沉思着。有时候,她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只是不想动,不想思考,就那样坐着,曾经,没有人叫她,她饿了五天,竟然一点感觉都没有。

“姐姐!姐姐!”妙晴急急忙忙的从外面踏进来,柳沐觉得有些不好的预感,她起身,“怎么了?”

“珏王殿下他…”妙晴有些犹豫,“姐姐,你听后不要激动。”

柳沐扶她坐下,“你说吧,我不激动。”

“有人要刺杀珏王殿下,就在城西郊外,明日午时下手!”妙晴小声的说话,生怕柳沐一个激动怎么样。 柳沐惊的从椅子上跳起来,她抓住妙晴的肩膀,“是谁?蒋褚?对吗?”这个蒋褚,最不老实了!

妙晴挣扎着,“是,我路过父亲书房听见的。”

柳沐没有再说话,她冲出醉仙楼,在大街上狂奔,去哪?怎么办?

她鬼使神差的停在淑玉斋门口,对了,淑玉斋!

她整理了形象,若无其事的走进去。

小儿眼尖的迎上来,“客官里边请,客官需要什么,我们这珠宝首饰都是今年的新品。” 柳沐道:“我听说,你们这到了南海玉湖珍珠粉吧。”

小儿闪过一丝异色,表面还是陪笑,“真不巧,这珍珠粉刚才被一位公子预定了,实在是没有了。”

“那就拿一支血玉魂簪给我吧!”柳沐对的其实是暗号,这是她的后路,现在却被她慌不择路用在了现在。

小儿急忙招呼另一个店员招呼生意,带着柳沐上了楼。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