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我没玩够 2019-06-20 03:42 更新 | 2,568 字

“杀、杀了、它们?”保镖下意识的重复道。

主子这是让他们杀谁啊?

“宁桐小姐这么漂亮,主子也舍得?”另一个保镖说道,还略带惋惜的看了宁桐一眼。

啪!穆欢的巴掌,毫不留情的拍在,说话的保镖后脑勺上。

“找死啊你,主子的女人也是你能看的!”穆欢训斥道。

“可是,主子不是要我们…”挨打的保镖有些委屈辩解着。

“主子说的是它们。”穆欢指着海里的两条鲨鱼,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穆言暗暗的摇头,穆欢带的这都是什么手下,蠢得够可以的。

“还不去!”穆欢命令道,顺便还狠狠的踹了那个保镖一脚。

“通知起航,这里血腥味太重,是不能呆了。”穆欢又说道。

“是。”

“宁桐小姐,您服个软,何必和主子闹脾气?”穆言尝试着劝导宁桐回心转意。跟在主子身边这么久,她还从未见过主子在这种情况下,还留下性命的。

穆言猜想,主子刚刚离开。一方面,可能是宁桐小姐彻底惹怒了主子,主子怕他忍不住要了宁桐小姐的命将来后悔。另一方面,也是想他们劝一下宁桐小姐。

穆言能想到的,穆欢自然能想到,也自觉地参与规劝宁桐的行列中。

“是啊,宁桐小姐。主子的脾气,您也见识过,那绝对是杀伤的重量级别。和他硬碰硬,您也讨不了什么好。”穆欢的口气也好了不少,他又不是傻子。背叛主子,还能活下来的,也只有宁桐小姐一个人。

宁桐小姐以后,怕是有大造化的。

穆言捣了捣穆欢的胳膊。眼神说道:怎么劝人呢,劝的和威胁差不多。

穆欢笑的有些尴尬,他还真不太会说劝人的话。只能对穆言,做了个请的姿势:你行,你来。

“宁桐小姐,想必你也饿了,道个歉、服个软,我让厨房帮你准备你喜欢的午餐,您看可以吗?”穆言又说道。

听到穆言的话,穆欢差点没把自己摔死。合着这位宁桐小姐,是个吃货啊?

宁桐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在晶莹剔透的脸蛋上,格外楚楚可人。声音极其虚弱的说道:“你们好吵,我想睡一会。”

原本还高兴宁桐有反应的穆欢,瞬间蔫了。

“宁桐小姐,不如我们换个地方休息?”穆言不认输继续劝道。

宁桐却没再给任何反应,好像是真的睡着了。

“宁桐小姐?宁桐小姐?”

日光照在宁桐的身上,铁栏时不时滴着带血的水珠,若不是能清晰的看到宁桐起伏的心口,他们都要以为宁桐一睡醒不来了呢。被她们折腾了一夜,又被主子吓得半死,是应该先让宁桐小姐休息一会。

许久之后,穆夜寒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的时候,宁桐早已昏迷的不省人事。

“死了吗?”

一阵安静过后,穆夜寒暴怒了。他未被别人如此的忽视过。

“宁桐,你当真以为我不会杀你!”穆夜寒怒斥道。冷眸里满是决绝的杀意。

宁桐还是那副模样,苍白的躺在铁笼里一动不动。紧闭的双眼,仿佛是对穆夜寒最不屑的讽刺。

“好,很好。”穆夜寒轻抬右手。理智已被怒火替代,等待宁桐的又是什么。

“主子,宁桐小姐好像有些不对劲。”穆言忍不住出声提醒。

穆夜寒皱着眉,深深的看向宁桐的方向。微弱的呼吸,出的多,进的少,穆夜寒的眼里有一瞬间的焦燥。他还没玩够,游戏就不能结束!

“宁桐小姐?宁桐小姐,您醒了吗?”穆言尝试着叫着宁桐的名字,还是没有任何回应。

“宁桐!”穆夜寒有些烦躁。沉默无言的宁桐,更是让他身体里的暴虐因子疯长。

“主子,请准许属下前去查探一下。”穆言主动请命。她可是负责宁桐小姐安全的,宁桐小姐要是出事,她首当其冲。

“不用!”穆夜寒冷冷的拒绝。一脚踩着游艇的栏杆上,飞身落在铁笼上面,保镖随后打开了铁笼上的锁。

穆夜寒进了铁笼,蹲在宁桐的旁边,拍着她的脸颊说道:“宁桐?”

苍白的脸上,带着可疑的红晕,显然有些发热的迹象。

“该死!”穆夜寒咒骂一声。

“醒醒!我没玩够,你就不准死!”

回答他的还是沉默。

穆夜寒快速的替她检查了一下。手臂,小腿的伤,都有发炎的迹象。

穆夜寒轻皱眉头,抱起宁桐纵身跳出铁笼,跃到了游艇的甲板上。

“叫医生!”

“是。”从未见过主子如此急躁的穆欢、慕言,也是吓了一跳。看来宁桐小姐,在主子心里的位置,远远比他们想象中的重要。

“她怎么还没醒?”房间里传来穆夜寒暴怒的声音。原本面瘫的脸,早已被盛怒取代。完美的五官,看起来有些狰狞。

“穆、穆总裁,宁桐小姐,求生意识薄弱。恐、恐难以清醒。”医生颤巍巍的跪在地上,结结巴巴的说道。

“废物。”穆夜寒一脚踹飞离他最近的张医生。

“救不了她,你们全都该死。”冰冷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杀意。仿佛随时都会,送他们下地狱。穆夜寒此刻像极了,地狱而来的勾魂使者,浑身散发着浓厚的血腥味,和强大的杀气。

“总裁饶命!总裁饶命!”别墅里剩余的两个私人医生,跪在地上拼命地磕头。哪怕磕破了脑袋,也不敢停。唯恐小命,就这么没了。

慕言、慕欢安静站在一旁。就怕被暮夜寒的怒火波及。这件事他们也有很大的责任。尤其是负责照顾宁桐小姐的慕言,更是悔得肠子都青了。早知道就算冒着被主子责罚的危险,她也会先送点吃的喝的给宁桐小姐。也许,事情就不会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她现在不能死!”穆夜寒轻启薄唇,冰冷的眼神,一一扫向跪倒在地的医生们。

他的猎物,在他没玩够之前,就没有死的权利!

“是、是、是!”医生们也只能硬着头皮,应承下来了。他们都是世界最顶级的医生,除了穆夜寒,别人还真没这么大的本事,能一下子请来这么多优秀的人,作为家庭医生。

“穆总裁,为今之计也只能,想办法刺激宁桐小姐的求生意识。”一个看起来年龄较长的王医生说道。

“继续!”暮夜寒冷冷的问道。

“不是所有的病人,昏迷后都是听不到外界的声音。您可以尝试着和她说一些,她喜欢听的话,或者放不下的事,引起她对这个世界的留恋。或许,还有一丝的希望。”王医生解释道。

穆夜寒抿着嘴,沉思了一会说道:“全部给我滚!”

卧室里瞬间,只剩下穆夜寒和躺着的宁桐。

穆夜寒面无表情的看着床上躺着的宁桐说道:“你哥哥的命还在我手里,你死了没人替他抵债,我就活剥了他!”

“你的命是我的。我让你生你必须生!我允许你死,你才能死!”穆夜寒的手掌,来到了宁桐的脖间。细细的摩挲着她,细如牛奶般肌肤。

“你若是不听话,会有很多人给你陪葬,你的哥哥,还有你的养父母!”

此时的宁桐感觉她,身处一片无尽的黑暗中。她挣扎着、奔跑过、嘶吼过,始终找不到出路。精辟励志之后,疲惫的躺在地上,绝望的等待着死神的降临。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穆夜寒耐心被渐渐磨光。

宁桐却依旧没有醒来的任何预兆。

下一章>>